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225|回复: 1

我的哈萨克邻居

[复制链接]

4563

主题

8442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1337
发表于 2017-7-17 09: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寨一棵草 于 2017-7-17 09:26 编辑

我的哈萨克邻居
                  县直工委退休干部    李占通
    我在阿勒泰地区工作两年后,把家从北屯搬到了阿勒泰。新家安在金山小区AB栋一单元101室。这套100平米的住宅三室一厅一卫一厨,我很满意。
   这天,我卸罢车,刚把东西搬进屋,还未来得及认真摆放,本栋楼本单元门前又来了一辆搬家车,一打听,才知道来者住102室。我住101,他住102,邻居。是邻居就得友好相处。“先入为主”。我比他先来几个小时,就应以“老”住户的身份欢迎人家,帮他卸车搬家具。新来者是哈萨克民族。
   我来到邻居的汽车旁,自我介绍说,我住101,咱们是邻居。说着就动手搬东西。邻居跟我一样,没雇人,自己卸车,帮忙的有驾驶员和我,再就是这家的男女主人了。他们的两个孩子还小,插不上手。小件东西一个人搬,大件的需两人抬。有一部大彩电,我搬不动,随口便对女主人说,来,咱俩抬。“抬”字一出口,我立马意识到错了,脸“刷”地一下火辣辣的热了,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等着对方收拾我。这瞬间,我瞟了她一眼,没想到她两唇一抿,嘴角一翘,笑了。恰在此时,男主人从屋里出来,听见了我说的话。我双手扶着电视机呆在那里,不知怎样才好。男主人见状,忙对我说,没关系的,别不好意思。她的一笑,他的大度,我紧张的神经一下放松了。女主人朝我这边走来,主动搭手,和我一块把电视机抬进屋。既然人家都不介意,我还顾虑什么,放开手脚,几个人不大工夫就把东西卸下车,搬进了屋里。
我回到自己家,和老婆一起忙着摆设整理家具。
   第二天晚上,我帮卸车的那家男主人来到我家。落座后他说,他叫阿拉通别克,两年前从新疆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分配到地区卫生行政部门工作,家一直还在富蕴县,一个月往家跑一次。他还说,他的爱人叫奴尔孜帕,在新疆医学院药剂系毕业,现在阿勒泰一家医院上班。
   阿拉通别克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听了他的话,我说巧了,我也是两年前来地区工作的,现在咱们又是同时把家搬到阿勒泰,还是邻居,真是缘分啊。
   由于是他第一次串门,我们并未深谈,临走时他说,昨天,你帮我们卸车,我看出你这个人够朋友。咱们都是邻居了,不是有句话,叫“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嘛。我们两家既是近邻,近到30公分一堵墙的距离;又是对门,两米之距,很方便,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互相关照。
阿拉通别克走了,回他家去了。但是,他的影子在我脑子里并没有消失。这位身高一米七五,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的哈萨克族青年,身穿汉族服装,有点帅哥的派头。他面部有着较明显的少数名族特征,脸黑黑的,颧骨高高的,鼻尖稍有钩,眼窝有点深,眼珠稍显蓝色,体态稍胖。他口齿伶俐,不亏是大专文化程度,在大城市乌鲁木齐学习、生活了四年,见多识广,有很高的文化素质。我想,有这样的人和我做邻居,不会有麻烦事发生,一定会以邻为友,和睦相处。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和阿拉通别克时常见面,互相打招呼。
   在一个星期日的晚饭后,我敲开了阿拉通别克的家门。开门的是他五六岁的小姑娘。我问,凯斯巴郎,阿爸呢?她回答,在屋里。说话间,阿拉通别克迎了出来,说稀客,稀客,快快进来。我说,经常见面,还什么稀客。扭过头,我夸奖他小女儿:小丫头,真乖,真漂亮。
男主人把我让到沙发上,而后对他的爱妻说,这是我们的邻居,就是那天和你开玩笑的那位汉族大哥。他这一说,我倒不好意思起来,忙说,那天帮你们卸车搬东西,我说了错话,惹你生气了吧,对不起,我向你道歉。直到现在,我才正眼看着她。她有一张眉清目秀、皮肤皙白、天生丽质的脸,具有哈萨克女性特有的贤淑美丽。她先莞尔一笑,再开口说话:没关系,我不在乎,也不认为那是坏话。你们汉族人语言丰富,我还要向汉族老大哥学习呢!再说这事已经过去了,你不要自责了。她说一口漂亮的汉语。多么善良、包容、温柔的女人,说句话都让人心里暖洋洋的。
   我们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聊天。我对阿拉通别克说,你的汉语说得真好。他说,其实,我在说汉语上也出现过笑话。十年前上中学时,公社开会传达农业学大寨文件,公社翻译不在,公社干部知道我会说汉语,就把我从学校课堂上揪去当翻译。一位革委会哈族干部用哈语传达文件,介绍外地一个生产大队的经验,他念一句,我翻一句(把哈语翻成汉语),当他念出把我们生产队建成“鱼米之乡”时,我想,“玉米”不就是“包米”嘛,“乡”就是“香”。于是,我正儿八经地大声翻译说“我们要多种包米,因为包米好吃,就是香。”这么一说引起汉族社员和部分听懂汉语的哈族社员捧腹大笑。我一听,也哈哈笑了。
   哈族人家晚饭晚,而且要美美吃上一顿,我都吃过晚饭来他们家串门这么长时间了,这家女主人才端出炖羊肉吃晚饭。他们让我吃,我不吃又不好,只吃了一小块。我说,我心脏不好,医生不让多吃肉,吃多了增加心脏负担。
   阿拉通别克嘴里含着饭食说,你说的对。汉族讲究科学养生,晚饭少吃。我们民族的传统吃法是,白天在野外放羊,没工夫也没地方吃饭,晚上回家美美吃上一顿,吃饱了就睡觉,消化不了,身体就发胖。他用手比划着继续说,他们那个公社,一把手肚子这么大,一个人搂不住,胖得走不动,骑马到生产队,七八公里的路程,把马压得喘粗气。公社哈族领导干部,每人配三匹马,其中一匹夏天随牧群上山抓膘,垦区两匹轮换着骑,每年大调整一次。他还举例说,另一个公社哈族书记,第一次从可可托海飞机场乘飞机去乌鲁木齐开会,因他大腹便便,身体特胖,上飞机后,和他同行的汉族干部与他开玩笑说,你坐到哪边都会把飞机压得不平衡,你就在中间走道躺下,才能保障飞机不出事。这一说,把那位书记震住了,乖乖地躺在过道。飞机起飞后,乘务员让他坐到座位上,他死活不肯。飞行途中,机长接到乌鲁木齐机场指令,说乌鲁木齐机场上空天气突变,不能降落,让该航班改在就近的克拉玛依机场降落。飞机在克拉玛依降落后,同行的那位干部火上浇油说,看看,你太胖了,压得飞机都飞不到乌鲁木齐了。那位胖书记如梦初醒说,怪不得飞机降落在这里,胡达,以后再也不坐飞机了。
   阿拉通别克侃侃而谈,我不好插言,就由他说下去。
   他喝口奶茶,润润嗓子,继续说,我讲个发生在我们家的真实而“恐怖”的故事吧。听我阿妈说,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1956年吧,一天夜里,羊圈羊群地骚动,惊醒了梦中的妈妈,她以为狼跑进羊圈了,赶快披衣走出毡房去撵狼。倏然看见一只怪兽两只眼恶狠狠地发出刺人的强光,呼呼喘着粗气朝这边走来。妈说她见过狼和黑熊,它们的眼睛都没有这么亮,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野兽,吓得她赶紧退回毡房,心想这下完了,怪兽肯定是闻到人腥味了,直奔毡房而来。不但羊群会受到伤害,而且自己的命也难保。她大气不敢出,用手推醒正酣睡的阿爸(他放了一天羊,太疲乏了,外面的动静都未惊醒他),示意他听听外面的响声。此时,正好野兽双眼发出的强光从毡房门缝射进来,吓得他们两个人直打寒战。他们想呼喊,但此处只有我们这一顶毡房,呼喊也没用,反而会把野兽招来。阿爸阿妈在惊慌惊恐中,束手等待着厄运的发生。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响声越来越小了,最后听不见了,光亮也消失了,他俩紧绷着的心才放松下来。妈说,两天后从富藴县城传来消息说,那天夜里,解放军(註)剿匪的汽车从我们毡房附近走过。她还听说,解放军的汽车,眼睛大大的,还能放光。噢,对了。妈说到这里,好像恍然大悟,两手一拍,神秘地说,那天见到的怪兽会不会就是解放军的汽车?
   阿拉通别克说,世世代代在大山、草原放牧的哈萨克民族哪见过汽车?弄得他们惊恐万状,魂不附体,自己吓自己。这是落后、愚昧捉弄了憨厚朴实、没见过世面的哈萨克。
   我津津有味的听着阿拉通别克讲故事。蓦然发现他的两个孩子在床上睡着了,这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了,便起身告辞。
   几天之后,我和阿拉通别克不约而同出门上班,路上,我对他说,今晚有空吗?到我家坐坐。他欣然同意。
   晚上,我老婆烧好奶茶,又炒了两荤两素四个菜,等待客人登门。时间不长,邻居如约而来。入座后,客人看见餐桌上的菜,便来了兴趣说,在我们哈族中间有一种说法,叫“我们一年吃一车毛,你们一年吃一车草。”意思是说我们吃肉多,你们吃青菜多。他还说我们喜欢大块吃肉,你们喜欢肉炒蔬菜。从营养角度上讲,荤素大搭配,营养均衡,少吃肉,多吃菜,你们的吃法更好一些。但是我还要说说吃肉的事。你知道吗,阿勒泰的羊肉为什么好吃?不等我回答,他自己说,这里烹调技术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阿勒泰的羊,吃的是百草药,喝的是矿泉水。你想啊,中草药治百病,羊吃了肯定健康没病;又喝了含有它身体必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的矿泉水,它的肉能不好吃吗?而且,它拉出来的又是经过羊自身加工的中成药“六神丸”。 听他这么一说, 我乐不可支、忍俊不禁,满口奶茶都喷了出来。
阿拉通别克看了一眼明晃晃的电灯,话题又转到电灯上。他说,牧区用上电灯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事。一天,公社汉族电工给我们家装上了电灯。全家高兴极了。电工给我们做示范,一拉绳子“咯叭” 亮了,又一拉“咯叭” 灭了。天快黑的时候,我姥姥从青河赶来看我们,阿妈招呼姥姥吃过饭,就急忙去找阿爸。他放羊没回来。时间很晚了,他们还没回来,我和姥姥都睡下了。我很快进入梦乡,可是,姥姥在电灯下睡不着,又不会关电灯,急的她用棍子“啪” 把电灯泡打碎了,她才安然入睡。
   阿拉通别克说,姥姥没有文化,更不懂科学,不仅把电灯泡打碎,还闹出让人哭笑皆非的事儿来。一天,阿妈对姥姥说,你年纪大了,在家歇着,别干活,之后就和阿爸放羊去了。姥姥闲不住,等阿爸阿妈走了,就去羊圈清理羊粪。我在房子,打开收音机听歌曲。一看表,时间到了,背上书包上学去了,走进教室才想起收音机没关。等我中午放学回家,我心爱的收音机已粉身碎骨了。原来,姥姥从羊圈回到房子,叽哩哇啦的收音机,把她吓了一跳,以为是闹鬼了,便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让“鬼” 赶快离开。然而,“鬼”就是不走。她仔细一看,终于发现“鬼”藏在一个匣子里(收音机),于是,她勇敢地抓起匣子狠狠地摔在地上,“鬼”被征服了,她才放下心来。
   转眼新春佳节到了,家家户户贴对联,放鞭炮,给一年一度的春节带来欢乐气氛。在民族地区,为体现多民族同度一个春节,少数民族跟汉族一起过;少数民族的重大节日古尔邦节,汉族陪同他们一块玩。各民族之间互相拜年已成惯例。
   除夕夜,在一片鞭炮声中,阿拉通别克领着他的家人给我们拜年来了,一进门,像汉族一样,双手抱拳说,新年快乐,恭喜发财。我忙还礼,让座,请他们入席和我们一起吃年夜饭。酒过一巡,阿拉通别克问我,你们过年为什么贴对联,放鞭炮?我稍加思索说,很早很早以前,有一种怪兽每年过年的时候出来伤害人畜,闹得人们不得安宁。可是,有燹火的地方,它们不去,那里人们安居乐业。于是,有人说有火就红,红红火火,怪兽 既怕红,又怕火。于是,汉族人在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门上贴红纸,又燃放鞭炮。这个方法真灵,从此怪兽再没出现过。后来,人们为给过年增加喜庆,活跃气氛,在红纸上写上吉祥如意的话,经过如此炮制,不断完善,对联就形成了,一直延续到今天。
   阿拉通别克听了我胡编乱诌的故事说,你们汉族贴对联、放鞭炮,把妖魔鬼怪撵跑了,家庭安宁了,过上好日子了,那怪兽上哪儿去了,不是又跑到我们家来了吗?我们也贴对联、放鞭炮,把它们赶走!
一屋人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阿拉通别克健谈,而且幽默、风趣、坦诚,在聊天中既道出了哈萨克民族文化落后,思想不开化闹出笑话,同时又揭示了他们期盼文明,渴求进步,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哈萨克民族是聪颖智慧、勇敢善良的,只是由于历史的和客观的原因,他们中的某些人的聪明才智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随着时间推移,国家对新疆实行重点扶持政策,积极培养少数民族干部,提高他们的文化素质和科学本领,他们那种落后、愚昧将成历史,永不再现,而且,为祖国和新疆的发展将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註:181团前身28团,自从1950年挺进阿山(阿勒泰)以来,一直担负着阿山(阿拉泰)地区的剿匪任务,直到1958年9月,他们还曾派出一个武装连,参加了富藴县平叛剿匪行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41

主题

806

帖子

3万

积分

贵宾

Rank: 2

积分
37024
发表于 2017-7-17 09: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生动,看的我O(∩_∩)O哈哈哈大笑!!暖意洋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1-1-23 11:59 , Processed in 0.05872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