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228|回复: 0

关于“五行”的解释 杜江水

[复制链接]

4314

主题

8193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300
发表于 2019-12-16 14: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五行”的解释
——与《辞源》第三版编者商榷

孟津    杜江水

              
  一

  正像《辞源》第三版前言所说,辞源是通往传统文化的桥梁,所以它新近的出版发行是一件大事,喜事。感谢《辞源》第三版编者在此次出版过程中,进行大量修订补充付出了艰辛劳动作出了重大贡献。

  “五行”在传统文化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它关系到包括民风民俗在内的文化多方面,不可不慎重对待。第三版关于“五行”的解释相对于第一版、第二版又有所修订和补充。多年来我对“五行”作了一些研究,认为历来的解释多有不妥之处,第三版也没有予以纠正,所以在此谨向编者提出商榷。

  先看《现代汉语词典》对“五行”词条的解释:“指金、木、水、火、土,我国古代思想家企图用这五种物质来说明世界万物的起源。中医用五行来说明生理病理的种种现象。迷信的人用五行相生相克来推算人的命运。”

  《辞源》第一版对五行的解释是:一、《書》有扈氏侮五行【疏】五行谓木、金、水、火、土,分行四时,各有其德。二、人之五种行为也。《礼》贵贱明,隆杀辨,和乐而不流,弟长而无遗,安燕而不乱,此五行者,可以正身安国矣。

  第三版对五行的解释是:水火木金土,古代称构成各种物质的五种元素,《書.洪范》:“初一曰五行”,又“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二、即五常。荀子非十二子:“案往旧造说,为之五行。”注:“五行,五常:仁、义、礼、智、信是也。”三、五种行为。《礼乡.饮酒》:“贵贱明,隆杀辨,和乐而不流,弟长而无遗,安燕而不乱,此五行者,足以正身安国矣。”四、舞名,...

  从上述所引来看,《现代汉语词典》编者未谈辞源,从用词“企图”、“迷信”可以看出编者对五行不持肯定态度。同时也说明五行一词负面影响面之广。《辞源》第一版把词条的辞源归于《尚书》,实指《洪范》篇,但在它的第一种解释里,真正指的不是“五行”,而指的是“五德”,他说水、火、木、金、土分行四时,各有其德,说有扈氏侮五行,是说有扈氏的行为有悖于“五德终始”(此说源于秦吕不韦,推及战国邹衍,兹不细论,)这里看不出把金、木、水、火、土作物质五种元素理解的意思。而且第一版说有扈氏侮五行是根据【疏】来说的,这个【疏】来自于宋人朱熹弟子蔡沈,不见得是《洪范》原意。至于第一版解释的第二义,“人的五种行为也,来自于《礼记》的说法,对五行的影响不大,可以暂且不论。

  《辞源》第三版对五行列举了四条解释,其中第二条有关“五常”一条不太准,无关紧要。第三第四条也可暂且不论。关键是第一条,编者十分明确地肯定,古代是把金木水火土称为构成物质的五种元素,并且把其辞源归于《尚书·洪范》。传统文化中关于五行的许多玄虚解释都把根据推给《洪范》,这是《洪范》的悲哀,是传统文化的悲哀,也可以说是我们民族的憾事。我曾在网上发过几篇文章说明《洪范》是一部伟大的古典文献,它是九条治国大法,是世界上最早的人本主义社会管理学著作,它不支持“物质元素说”,也不支持其它任何奇谈怪论,它应在我们民族乃至人类的历史上永耀光辉。可是,我的文章声音微弱,难达众听。我十分希望《辞源》这样的“通往传统文化的桥梁”能够发出正确声音。现在让我们在重点弄清《洪范》的基础上厘清五行真义。

  二

  (一)《洪范》的作者和写作背景

  《洪范》的作者,箕子名胥余(约公元前1122年—前1082年)是殷纣王的叔父,国师,是殷末与比干、微子并称的“三贤”之一。箕是胥余封地的名子,所以,胥余被称为箕子。箕子作为殷纣王的国师向纣王进谏,被纣王囚禁,箕子披发佯狂,始免于难。周武王伐纣,纣王鹿台自焚,周朝建立之后,武王想要起用箕子。箕子作为殷朝的国师,自责于殷朝的覆灭,不肯做周臣,回到了自己的封地。

  箕国到底在什么地方,这已经很难考究。因为历史上有“箕子朝鲜”记载,现在朝鲜平壤附近的乙密台又有箕子陵,这大概可以说明箕子朝鲜就在今天的朝鲜。但关于箕子的封地还有几种说法,一说箕就是现在山西的太谷县;还有一种说法是在滦河以西,两种说法的地望相差不远。再有韩国历史学家尹乃铉所著《韩国古代史新论》,书中承认箕子朝鲜确实存在,并认为箕子来自中国的中原地区。把这些说法和箕子的其他一些故事综合起来看,箕子在殷朝的封国应离殷都朝歌不远,在殷朝灭亡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箕子就住在他的封地,后来箕子带着箕地的部分百姓迁移到了朝鲜的平壤一带。这可和《洪范》开首的两句相互印证。

  《洪范》开首两句说:“惟十有三祀,王访于箕子。”

  “十有三祀”,应是周武王称王后第13年,武王克商是在他称王后的第11年,第13年应是周朝立国后的第2年。“祀”是商代对“年”的说法,《洪范》是箕子的作品,这里还沿用殷朝说法。“王访于箕子”,是说武王到箕子那里去,不是箕子被召入朝。这时候箕子在什么地方?第一,朝鲜,这不可能,这时箕子还未到朝鲜。朝鲜,太远,太偏僻,武王巡视或狩猎都不大可能到朝鲜。第二,在殷故都朝歌,武王克商后释放了箕子,他有可能还留在朝歌;但更大的可能是在他的封地,太谷或滦河以西,这里离镐京更近,武王巡视或狩猎更容易到到达。但从“王访于箕子”的“访”字来看,箕子不在镐京,起码说不是在朝堂之上。箕子献出《洪范》之后再到朝鲜,武王追封朝鲜为箕子侯国是比较合情合理的。

  再看下边的几句:“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

  周武王说:啊呀,箕子,上天想要保佑老百姓,让他们过安乐太平的日子,(他把责任托付给了我),我不知道治国的方法,(请不吝赐教)。

  周武王对箕子的敬重,不仅表现在躬亲前访,而且谦虚恭敬溢于言表。

  上述的这个背景很重要。它对《洪范》的内容和形式都起到了决定作用。第一,这篇文章的主题是讲治国方法的。彝字的一解就是“法”,彝伦,《辞源》解作“伦常”,社会秩序的意思。总起来说,武王向箕子请教的“彝伦攸叙”就是请教治国方法。所以,理解《洪范》不可离开文章的这个主题。离开了这个主题,就不免陷于穿凿。第二,这个写作背景影响着箕子的写作态度,箕子是一位胸怀天地的大哲人,面对武王的恳切求教,他无法拒绝。他必然会竭尽其所能去反思去总结夏商以来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把它告诉给周武王,把百姓的福祉寄希望给新的统治者。第三,箕子是亡国之臣,他无颜在一个新的胜利者面前摆出一副好为人师的架势,这就要求他的文章一要委婉谦虚,二要言简意赅,微言大义。基于这两点,《洪范》是采用文学手法写成的政治管理学文章。它的内容是政治,它的形式是文学。

  (二)关于文章的标题

  因为文章采用了文学形式,所以文章大量运用了象徵和比喻。文章的标题“洪范”就是一个比喻。“洪”,洪水,“范” 规范,治理,用治理洪水来比喻管理国家。

  箕子用治理洪水来比喻治理国家,意义很深刻。从整个中国历史来看,殷商的灭亡应该是中国奴隶社会的终结。从周朝开始向封建社会的过渡。奴隶社会太残酷了。经过上千年奴隶制度的酝酿,发酵和积累,奴隶阶级反抗的情绪和规模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对此,牧野城下奴隶士兵的倒戈,殷纣王鹿台自焚是一幅最好的图画说明。事实上这样的社会动荡在殷亡之前的几千年奴隶制历史上,时而波起,时而涛涌,一直存在着。箕子熟悉历史,更亲身经历殷末的飓风海啸,他能把治国之难比做什么呢?有比治理洪水更恰切的比喻吗?到唐朝,魏征用“民可载舟,民可覆舟”来作比,他只可算是箕子的学生。

  传统的历史著作和教科书中,把“洪范”解释为治国大法,但不以比喻视之,而以神物视之。如《书经》蔡沈注本解题首句说:“汉志曰:禹治洪水,(天)锡洛书,法而陈之,洪范是也。”

  把《洪范》作神物看的根据可能是《洪范》中的这样一段话:“箕子乃曰:‘我闻在昔,鲧陻洪水,汩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死。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

  对这段话该怎样理解呢?首先,从文章开头到这段话的结尾,是文章的序言。这个序言不是箕子之作,它是别人对文章所作的介绍,是周武王和箕子之外的第三者对《洪范》来历的解释。其中引用武王和箕子的话,不一定是原话。第二,这位解释者很了解这篇文章的写作特点,所以这个序言也是文学性的。他借用鲧和禹不同的治水方法也是在比喻不同的治国方法,具有寓言的性质,绝不可以此作为《洪范》是神物的根据。

  (三)怎样理解《洪范》中的“五行”

  《洪范》正文在列举“九畴”条目之后,先叙述第一畴:“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

  对这段话里的“五行”可以解释为“各种物质由五种元素组成”吗?显然不行。因为,第一、这样解释离开了文章的主题,完全是在穿凿;第二、如果这里是在说物质的元素的话,他完全可以用相应的词语把它说明确,而这里没有。

  这里谈到五行生克关系没有?说了它和“五德终始”有联系吗?都没有。从水火木金土的排列顺序来说,既不符合后来人说的相克关系,也不符合相生关系。根本无法解释成五行生克。

  这里的“五行”既不是说物质由五种元素组成,也没有说它们有生克关系,那么,它到底说的什么?要理解这一点,我们还得从文章的主题出发。这里是说国君治国方法的,所以,它只能是说人的素质、修养和行为。

  我们再来仔细查看原文。原文对水、火、木说润下、炎上、曲直,是分别说它们的物性,是设喻,而说到金和土则说从革、稼穑,就干脆是说人的行为。那么,水火木金土分别是什么行为呢?水,润下,就是润泽万物,生长万物。国君应该效法水,普施恩泽于老百姓;火炎上,火焰向上烤人,烧人,当国君就应该像在火上被烧烤一样,时刻有危机感;木,草树,曲直,能曲能伸,不怕阻折,不怕压抑,灵活向上,与时俱进;金,是做武器用的,指刀子,国君在“从革”上,就是在决定遵从成法还是进行改革的时候,要效法“金”,要有杀伐决断的能力和魄力;土,土地,是供稼穑用的,国君应时刻不忘生产,要争取丰收。如果我们这样理解五行的话,下面关于五行的五味就顺理成章了。五行,人的五种行为所产生的滋味,就绝不是舌头所尝到的滋味,而是心理所感受到的滋味。今天我们说生活中的苦辣酸甜已经成为普通人的口头语。水,你在普施恩泽于民的时候,会让老百姓尝到水里有人不可缺少的盐的滋味;火,在炙烤着人,苦啊;木,要克服前进中的种种困难,要应对各种各样的情况,这滋味是酸的;金,对于传统或现存制度、规矩是遵从还是改革,这要触动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成败或在一念之间,对此要下决心,其滋味是辣的;土,国君领导老百姓发展生产,种好庄稼,获取丰收,这滋味是甜的。

  总的来说,“五行”是对一个圣明国君素质的全面要求。推而广之,五行也是任何群体领袖应有的基本素质。

  对《洪范》中五行以及其它古文献中五行的误读和曲解,历代学者多有批评。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王夫之在他论《洪范》的文章《尚书引义·洪范》中对乱解五行,胡说生克给予猛烈地批判。他说“……此小儒之破道,小道之乱德,邪德之诬天,君子之所必黜也,王者之所必诛也。何居乎后世之言五行者,滥而入邪淫,莫之知拒也!”

  王夫之把五行所有离开本义的应用都认为是“邪说之侮五行者”。他讥讽京房将五行配入八卦,说把乾和兑都归属金不是要把天维割断吗;把震和巽都归于木,不是要阳德衰微吗?说医者把五行配入五脏,是要心、肾、肺、肝相互打仗。而对于把五行运用于星命相术,王夫之则认为更属“等而下之”,是要“挟五行以摇荡人心于疑是疑非之际”。

  王夫之追究造成五行乱用的责任,说:“道之丧者,谁作之俑?则刘向父子,实始倡之,而蔡沈与祖孙三世之习而溺焉,咎将奚诿!其它技术之流,又不可胜诛者矣。”短短一篇文章中,王夫之两次用了诛字,其义愤真表现得可以。

  洗清曲解五行泼给《洪范》的脏水,就可以显示人类最早人本主义巨著的本来面目。

  (四)从全文来看《洪范》

   “洪范九畴”后面的八条都有很强的哲理意义,但都可以认作“民本主义”的实践方法。

  它的第一条是“五事”:第一是“貌”,即形象,形象的本质要求是“恭”,就是要尊重别人,尊重群众;第二是“言”,是说立言,要有理有据,让人信服;第三是“视”,就是要调查研究,了解全面情况;第四是“听”,要听各方面的声音和意见;第五是“思”,就是要对视听所得来的信息加以综合思考,做出正确的判断,制定正确的计划。

  它的第三条是“八政”,要处理好八个方面的政治事务。这八个方面,一是“食”,民以食为天,要解决老百姓的温饱问题,这是八政之首;二是“货”,老百姓穿和用的东西,仅次于食;三是“祀”即文化礼节问题,是思想信念,意识形态问题;四是“司空”,工农业;五是“司徒”,文化教育问题;六是“司寇”,法律:七是“宾”,外交;八是“师”,国防,军事。八政,项项重要,但把百姓的生活问题排在最前边,说明民生是根本,强调这是领导者应该时刻放在最先考虑的问题。

  它的第四条是“五纪”这是历法节气问题,是农事所依,是社会生活节律的调谐,是社会公约,不可掉以轻心。

  它的第五条是“皇极”。这里说做领导要“为民立极”。极,就是目标,标准,榜样,模范。文章对这一条叙述得最多最细,总的是说当领导要正直无私,处处为百姓着想,要提出共同的目标、理想和行为准则,要以身作则,起模范带头作用。这一条简直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第六条是“三德”。即“正直”、“刚”、“柔”,这一条特别强调领导者要用各种手段,管好自己,管好部下,治国就是治吏,不可作威作福,不可贪图享受,更不可骄奢淫逸。

  第七条是“稽疑”,说怎样下决心,做决定。这一条的实质是要讲民主,要听多方面的意见,不可独断专行,不可偏听偏信。

  第八条是“庶徵”,就是政治气候。政治气候是社会关系总和的表现。文章用“雨、旸、燠、寒、风、时”几个字来表述,是说哪一种都不可达到极点,下雨,晴天,热,冷,刮风都要适时适度。政治气候要时时认真考察,用各种政策措施来调整。

  第九条是国家或群体治理好坏的检验标准。这一条的题目是“五福”和“六极”。五福的第一是老百姓能够长寿,第二是老百姓生活富裕,第三是老百姓生活健康安宁,第四是老百姓有好的精神文明,第五是老百姓能够老有所养。有这五福就是治理得好。如果国家治理得不好就会出现“六极”,第一是社会出现各种凶祸和非正常死亡;第二是老百姓疾病得不到治疗;第三是老百姓生活忧愁,不快乐,不安宁;第四是老百姓贫穷;第五是社会上恶人多,黑社会嚣张;第六是老百姓处于弱势地位,没有应有的尊严。

  读完《洪范》,让人感到《洪范》在当今仍闪耀着智慧的光芒。至于国学中许多精华的东西,都能在《洪范》中找到善根。而很多糟粕的东西都源于误读《洪范》,曲解五行。要纠正此类情况我们对包括《辞源》在内的各种词书寄于厚望。

                 
2019.12.11.   于洛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6-5 19:33 , Processed in 0.0573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