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262|回复: 0

探析村上三岛书风中的王铎魂 李风暴

[复制链接]

4358

主题

8237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478
发表于 2020-1-3 09: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探析村上三岛书风中的王铎魂
李风暴

  村上三岛,本名村上正一,大正元年(1912年)八月二十五日出生于日本爱媛县濑户内海中的大三岛,别号蓝野山馆主人。斋名双龙观斋。昭和二年(1927年)村上三岛师从片山万年学书,昭和六年(1931年)向日本汉学家学汉文、汉诗。昭和二十三年(1948年)日展获特等奖,随之,获文部大臣赏、获日本艺术院奖、获日本文化勋章奖。历任长兴会会长,日本书艺院理事长,日本艺术院会员。被誉为日本当代书坛泰斗,书坛巨匠。当今日本书坛汉字书法中第一流大师。2005年11月,这位影响日本书坛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顶尖人物因患心衰在大阪府吹田市医院逝世,享年93岁。
  一、村上三岛书法中的汉学功底和王铎风骨
  村上三岛书法的成功,首当归咎于他对王铎的深入研究和深厚的汉学功底。在日本,汉字书法至今仍处主流地位。当归功于被日本书坛誉为“日本书法现代化之父的杨守敬先生”,同时,也归功于日本书家的不懈努力。村上三岛便是其中之一。昭和六年(1931年),村上开始学习王铎书法,这期间,他首先学习汉文、汉诗,对汉字书法有了更新的认识,在西洋文化冲击日本的时代中,做出这种选择堪为难能可贵,同时也证明了村上从青年时期就立下了研究汉字书法的毕生之志。不过,村上三岛初学王铎时曾遭到日本书学前辈的反对,他们认为王铎的书法固然妙不可言,但不宜模仿。甚至有人认为中国的“明清调”为一种“邪道的东西”。在当时京都的平安书道会展上,陈列室里悬挂的古今名书中,王铎的中堂令村上三岛赞叹不已。村上三岛便询问副会长长尾雨山先生,“可不可以学习王铎?”先生却说“你不要学这种书体”。出乎意料的是村上三岛并未尊先生之意,而是表现出一种执着和顽拗,大胆向传统挑战、向旧的习俗挑战,苦学王铎书法。后来逐渐成熟并雄踞日本关西书坛成为主导者,长期起着统领作用。尤其重要的是王铎的书法具有公认的正统性。正如同道所知,王铎“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村上就抓住了王铎的精神实质,苦学苦练,特别是他受过王羲之的影响,有时也在禅林的墨迹、良宽的书法、以及张瑞图等人的作品里信步走来走去,如入无人之境。他之所以这样从容地往来于不同风格,不同流派之间,正是他学到了王铎的精髓。村上三岛三十八岁时,在冰心会展上首次展出了他具有王铎风格的“连绵体”作品,令同道为之一震!由此可以看出,他从一开始,就抓住了王铎的书魂。这从他同时着意研摹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傅山等人的书法可窥其端倪。
  村上三岛学习王铎的成功绝非偶然,实乃其文化积淀深厚,知识渊博所构成的必然结果。村上先生平生两个爱好,一是钓鱼、二是读书。书中最爱读的是正冈子规和夏日漱石。明治时代,在村上三岛的家乡爱媛县出现了一位日本文学史上的怪杰——正冈子规。正冈为日本文学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被日本文学界称为“鬼才”,年仅三十六岁。特别是《正冈子规全集》和《夏日漱石全集》的出版,对村上三岛产生了重要影响,这为他后来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汉学家和汉字书法家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无怪乎村上晚年特意在正冈子规的故乡举办展览,显然是为了崇拜追怀和纪念先辈大师。日本一则报道载: “昭和六十一年(1986年)元月十四日,村上三岛先生在爱媛县举办个展时作了《正冈子规的绝笔才应该是真正的书法》的演讲。”翌日,西川宁先生在东京饭店举行的文化功勋受奖谢辞中提到正冈子规的绝笔时说:“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都是真正的书法”。这是书道界的两巨头几乎是同时作出的重要评价。
  数年后,村上三岛的书法已成气候,日本书界有人议论“是否可以认为王铎中有村上三岛?或村上三岛中有王铎呢?”。诚然,前半句发问是有问题的。王铎中怎么可能有村上三岛呢?但从另一个角度去审视,说明村上三岛学习王铎已经掌握到一种非常娴熟的程度。同时也反证了日本书界对村上三岛学习研究王铎书法艺术的充分认可。村上三岛58岁时(1970年)呕心沥血编辑而成的《王铎的书法》(共四册,由二玄社出版)是他学习研究王铎的第一个里程碑。
  二、村上三岛对明清巨长幅书作的疑惑
  1.巨长条幅为何出现在明末清初?
  日本现代的书法系中有个“明清派”的派系,它是以宗法王铎等明末清初的书风而闻名,该书派的领袖人物是村上三岛。过去日本的书展,全是对裁的小件作品,大幅作品不宜展放,而且不能获得上等的奖励。这迫使日本书法界不得不把目光投向晚明清初的长幅书法作品之上。这些长枪大戟、气势恢弘的作品给人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的美感。令日本对裁的书法条幅作品相对见细。从此日本书法出现了一种潜流,各种书派逐渐形成,“明清调”就是其中之一,其核心人物就是王铎。难怪村上三岛1983年访问河南时饶有兴趣的说:“我们每当欣赏王铎以及明末书法家的一些作品时未免觉得纳闷,其中之一是为什么偏在明末时期,如同洪流一般层出不穷地出现长条幅形式的作品呢?因为宋代四大家的作品中,根本看不到纵长者。只有在明代解大绅以后的作品中偶尔看到纵长的,而到末期顿然激增长条幅的作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种现象对于中国的书学家来说并不费解,而对一位日本书法家来说,其思考问题的角度和发现问题的深度不能不促使我们从新的角度去认识和分析中国书法史。村上三岛先生提出的从明代解大绅以后偶尔看到纵长的作品,而到末期顿然激增长条幅的情况是明显存在的,应该说他抓住了明后期书法创作的主要特点,这一点一直引领中国书坛至今。笔者从《王铎论集》查阅到明清部分书法家列表,从所列22幅作品中,除王铎一人是六幅外,其余十六人均为一幅,占总数的四分之一还要多一些,且王铎《临送参帖》391×63cm其长度为所有作品之首。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至元代,元世祖忽必烈统一中国,利用汉族传统的建筑智慧,大兴土木,以示“一代天骄”之威。这些宽敞的大殿及高大的建筑为展示书法提供了一个平台。但由于元代异族统治而受阻。当时汉族知识分子地位低下,在“人分十等”中列为第九,故称“臭老九”。至明代,大汉一统,明世祖广招门下贤士,恢复科举制度、台阁体为进身之阶刺激着书法的发展。在明代持续统一稳定的二百多年间,文人书法和文人画在这一时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文人雅士展玩的书法已不仅限于手卷、册页。它和绘画一样开始作“壁上观”。这种从“案上”到“壁上”的书风转型,看似一个简单的形式,但它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沿变。在明代末期中国书坛出现的雄强博大之风,是文人书法对以董其昌为代表柔媚书风的一种反叛。加之张挂长幅作品条件的改善,园林式建筑的亭、台、楼、榭都给大作品的展示提供了一个良好环境,皇家行宫之类的建筑更是巍峨高大,这些高大建筑便成为展示书法作品的“神圣殿堂”。
  村上三岛在研究王铎时还发现了一个特点,即王铎的巨幅作品往往不是在案子上面创作,而是在书童双手拉纸的情况下,悬空而书的。这一点,在王铎《洛州香山作》作品中的 “香”“旧”“林”等字墨色流动的痕迹可得印证。从王铎大量绫本或绢本来看,这种推断是合乎逻辑的。村上三岛不只限于研究,而且身体
力行。村上三岛先生非常重视中日文化交流,曾数十次访问中国,在以八旬高龄访问河南孟津王铎故居时曾摔伤了腿脚。1982年访问河南时,他曾悬空作书。在新加坡等地访问时,也以此方法作书。此举产生了爆发力般的震撼。在日本多家媒体采访他“悬书”时,他说:“悬书就是由两人拉着纸的两端,书写者站在一旁横写。笔按在纸上的感觉是非常微妙的,甚至和呼吸都有一定的关系。”他还对安徽纸的特点和笔入纸为二秒以内渗开和笔的含墨量等都作了详细介绍。由此可见村上三岛研究书法的深入和痴迷。
  2.王铎的长条幅中为何不见草书创作
  村上三岛认为:王铎的“连绵草体”较之先贤的怀素,张旭写的狂草不轨其辙。怀素、张旭的“连绵草体”,其作品形式全是横写式。然而,王铎的作品是属纵方向的“连绵体”,其造型方法似乎也不尽相同,要向横方向动作和纵方向动作时,其形状或连绵方式将不一样。王铎的技巧,使人认为至少比当时的张瑞图、倪元璐、黄道周等,更为飘逸而且奔放不羁。总的来说,有一些人的笔上总会看到书的某种规则,其运笔和造型上有定律,反之王铎的书法技巧却大大不然,他不致使人觉得笔法单调,其笔势也舒展到东西南北的各个方向。此外还有,在我们所看到的范围上,王铎的那些长条幅的自作诗,绝大多数是行书体,草书体几乎连一件都看不到。有时候,偶尔在一些卷子上看到草书体,这一点使人感到莫名其妙。他还在解读王铎的手卷作品《唐诗五卷》时说:“此幅卷子就不是临写的草书,而是自己的书法了,自己能够为此随意书写,为什么不用自己草书写条幅?”这是村上三岛的又一疑问。并进而从分析书写工具入手,剖析王铎草书的特点特征。他说:“我断定王铎不用硬的长锋毛笔,但唯独这幅作品看起来有长锋的直感。不用长锋难以写出的笔画随处可见。”高执笔舒畅地大转腕地书写的姿态仿佛浮现在眼前。对于王铎五十二岁时所书的《五律五首》分析到:“他一定是用短锋笔写的,这支笔不是新的,看起来是用旧了的毛质柔软的笔。”从村上的分析可以看出,王铎善用毛质较硬的毛笔。偶尔用软质毛笔这一点可以从王铎的册页、手卷以及临古草书中得到印证。
  王铎敏而好古,对古之圣仰之弥高,视羲献之若轩辕。王铎“谈古帖”中可看出其典型的“厚古薄今”之心态。他说“今易古难,今浅古深,今易晓古难喻,皆不学之故也。”他进而又说,“书未宗晋,终入野道,怀素、高闲、游酢、高宗一派,必又参之篆籀隶法,正其讹画,乃可议也,慎之、慎之!”视“伪画”“野道”为畏途。在为琅华馆帖作序时写到:“譬如登鹤华,自觉力有不逮,假年苦学,或有进步耳,它日当为亲家再书,以验所造如何,弟王铎六旬书。”此为王铎去世的前一年所书,其中称“予书何足重”应属谦虚之意,同时也道出其对古人的无比崇敬,“自觉力有不逮”,并非纯粹谦词。从王铎五十七岁书 《五律》可以看出这是一篇自书诗的长条幅,首二字“不惮”明显的行书,然而奇迹出现了,随之作者带入到了行草境界,笔势流畅,得晋唐草书之妙不言而喻。这是仅见的一件自作诗长条幅行草书。此幅长条雍容大度,非有超高的技巧方能随心所欲的地驾驭着“一泻千里”之势。可见他的学古已达到了一种至善至美的境界。村上三岛对此也有着深刻地描述:“王铎临《淳化阁》二卷开头张芝的《冠军帖》(《知汝帖》),轮廓不是这样清楚,而且字形较圆并显得模糊,虽然他临的是这些经常连续圆滑转笔的原本,但是临写下来却转折清楚,菱角不显的生硬。即使是原本没有连绵的地方,也充分利用了虚画。总之,王铎将其方方正正的原本收录于帖的才能是非凡的”。王铎不愧为高手,所以不受原本约束,能自由运笔临写。难怪张芝和褚遂良的书作,都变成了王铎的风格。王铎变“二王”及诸家法帖为己法,建树强悍的自我风格,创造性的将“二王”法理发挥到了极致。
  三、村上三岛在继承和创新中学习王铎书法
  村上三岛不仅从理论上研究王铎,更在创作实践上努力学习王铎、体会王铎、创造王铎。同时他大力提倡简明易懂并富有美感的和谐书法。
  1.行草连绵体:草书是书法中最能体现书家性情的一种书体。在中国正统书理观念里,“楷为立,行为走,草为奔”。在当代书法实践中证明,立的基础如果还能成立的话,行书、行草书并未定律性的逻辑关系。直白一点说,写好行书未必能写好草书。因为草书是另外一套符号系统。甚至可以说,草书是一套独立的符号系统。孙过庭曰“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性情,草以点画为性情,使转为形质。”这便是一种对立的论证。然而在学习书法的道路上,多少莘莘学子视草书为畏途。而村上三岛以非凡的学识和智慧专攻王铎的草书,他把王铎最富个性和形质感的草书作为切入点。在中国王献之的书法被称为“一笔书”却未曾有人着意深究,而“连绵体” 却被日本人敏锐的发现了,王铎临习二王法帖,以鲜明个性和心理学习二王,得之于二王,却书写出了“王铎风格”, 然而村上三岛的书法,可以帮助你理解王铎,当你研究过王铎反过来再参村上三岛书法时,你也会看到许多未曾发现的奥妙之处。在村上三岛作品中最卓越的当首推“连绵体”,这其中显然得之于王铎但又不依附于王铎,这就是创造,这就是自我风骨。笔者收藏一幅133×47cm的村上“连绵体”作品(如图),赏析墨宝。整体而言,村上三岛作品有以下几样特点:①有如枯藤纤曲盘结,虽粗细变化不大,但气势纵横。②注重节奏行与止的变化。③转笔以“圆弧”方式进行,与王铎之“方折”不同。④从轴线来看,村上三岛以较平和方式处理,不似王铎处理轴线之斜、无着意夸张表现,可不可以说,这其中就包含着村上三岛所提倡的“和谐”书法呢?⑤采取连绵方式进行,然情绪之流露,稍嫌刻意安排。⑥对于王铎惯用之墨色浓淡处理难以寻觅。⑦王铎奇、险、怪、拙之态势表现甚微。平心而论,村上三岛的字写的确实不错,但仅仅是不错而已。传说日本书界有人称他“已超过了王铎”,我想这若不是误传,就说明日本当今书界仍不乏有幼稚到令人寒齿的滑稽之人。
欣赏村上三岛的“连绵体”,令你有一种在心灵中随着线条的变化去散步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村上三岛的草书创作是站在巨人的肩膀迈出了一大步,村上能随心所欲地驾驭长条幅创作出酣畅淋漓的作品,是他对王铎书法精髓的吸收和消化。
  2.独到的篆籀隶笔意:
  王铎在写草书长卷杜诗跋语中写到:“吾书学之四十年,颇有所从来必有深于爱我书者。不知者则谓之高闲、张旭、怀素野道、吾不服、不服、不服。”王铎连用三个不服、真的是一种不耻与高闲、张旭、怀素为伍的情怀。王铎还说过:“书未宗晋,终入野道。怀素、高闲、游酢、高宗一派,必又参之篆籀隶法正其讹画,乃可议也,慎之,慎之!”王铎对旭素之体不以为然,要求参之篆籀隶书,这一点却是王铎草书的奥秘所在,村上三岛学习王铎的草书,深得个中三味,篆籀书的“金石之气”,可以力矫流滑之弊端。村上三岛在这方面做的恰到好处。流畅而不流俗,凝重而不板滞,苍茫而不火气,诚属难能可贵。当然,这种行草书参之篆隶法绝非天才,这和村上多年研摹篆隶书有密切联系,村上三岛作篆,以小篆结字,有大篆风范,其隶书既有宗法“好大王碑”的痕迹,又有学“礼器碑”的轻灵飞动,独标风骨。
  总之,王铎的作品在沉寂三个世纪之后,由于村上三岛先生的师法与鼓吹,中外书法爱好者重新接纳了王铎的书艺形式,同时逐渐淡化了艺术之外的政治考量。村上三岛学习王铎和古人是为营构新的具有创造性或个性书法为目的,他勤学苦练、学用结合在其书法中彰显了王铎活的灵魂,他的智慧和才华将和王铎一样,无论国界、无论时间,将穿越时空受到人类的尊重和青睐。
  在村上先生逝世五周年之际,笔者出于对他及王铎的崇拜之情,拙笔撰文以示纪念。
  参考书籍:
  1.《中国美术全集》  2.《书法篆刻编》 3.《明代书法》      4.《王铎书法全集》(上卷、下卷) 5.《我与王铎》《中国书法全集》61卷、62卷 6.《王铎论集》      7.《日本美术年鉴》 8.《日本书道年监(85)》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王铎书画院院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7-12 14:30 , Processed in 0.05588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