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308|回复: 0

过年印象 韩振保

[复制链接]

4358

主题

8237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478
发表于 2020-1-15 09: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年印象
韩振保

       小时候对于过年,那就是一个字:盼!
        盼吃、盼穿、盼玩、盼串亲戚,一句话,那就是盼幸福、盼快乐。
        听大人们说,过年不只是过正月初一那一天。过年实际上从腊月初八就开始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物资馈乏,过腊八要喝腊八粥,有的人家演绎为吃小米饭,这就使当时的饿仔们稀罕得不得了。小米饭,炒倭瓜或者萝卜白菜,对肚子是一次极大的满足。民间流传着,一喝腊八粥,就把大人们喝糊涂了,不论穷富,放开手脚花钱,要把年置办得像模像样。
       但过年,幸福和快乐是孩子们的,大人们却是要忙里忙外,要夜以继日地劳作。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过年时最忙的人。
       先说准备吃的。过年的白面、杂面、玉米面和玉米糁儿以及小米都要推磨、推碾将它们推出来。母亲当时领着我们兄弟姊妹五人要完成过年用的米面任务,需要3天多的时间。小弟兄俩年龄小,母亲还得照顾他们。我们大兄弟姊妹3人在母亲带领下,坚持推磨。有时候,我们烦了,母亲还得哄着我们推下去。间或,我们换着歇一会儿。但母亲总是一干到底,与我们推推磨,还要罗面,中间还要为我们做饭,母亲的超人的辛苦与劳累是不言而喻的。
        有了米面,还要将它们变成蒸馍,这在当时却是一个艰苦的劳动。那时候,麦子少,只是大年初一和待客时吃白馍,串亲戚时要拿白馍作礼品。当时我们家蒸的馍有白馍、豆馅儿白馍、菜馅儿玉米馍、菜馅儿红薯面馍、豆馅儿红薯面馍。有时还从亲戚家弄来干柿子皮儿,用温水泡开后剁碎,搅在豆馅里,馍就甜丝丝的,好吃许多。蒸这么几样馍,就数量说,要够正月初五前全家人食用。就过程看,要发面,要揉面,要泡豆、煮豆、捂豆馅儿,要榨菜、剁菜、做菜馅儿,要揉馍,要蒸馍,要在锅头上烧柴禾,要把火烧得旺旺的,才能把馍蒸好。这一切的一切,一个个细节,一个个环节,一个个馍馍从母亲手里揭出来,母亲都做得井然有序,得心应手,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从沒怨言,看到一筛子、一簸箕、一桌子的形形色色的馍,母亲有说不出的高兴。
        再说一下过年的穿。记得那时候,虽然经济拮据,但过年时孩子们都要穿上新衣服。这是习俗的要求,这更是大人们的追求。因为新衣服穿在孩子们身上,其光荣和体面是在大人脸上。但这过年的新衣裳不是像今天到商店人民币一掏,就拿出来了。这新衣服是要靠母亲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先说穿的布。农村人叫“大布”又叫“粗布”。那是母亲平时日夜纺线、拐线、浆线,经布,再掏综、掏杼,再放在织布机上一梭子、一梭子织出来的。那织成的通常是白布。母亲再去买来黑色或蓝色颜料,把布染好,这就有了我们过年用的新布料。找到裁缝师傅裁剪,拿回家,一针一线、千针万线,夜以继日地缝起来。那时家里没有缝纫机,也没有电灯,常常是夜里,母亲在煤油灯下针针线线、密密实实地缝着。隆冬腊月的子夜,寒气刺骨,母亲就用小棉褥子搭在腿上,像进军的战士,像攀登的勇士,朝着目的地奋发前行。手太冷了,就放下针来,搓搓手,用口吹吹手,将对儿女的爱一针针、一线线缝在棉衣里,缝在棉裤里,缝在布衫里,绱在棉靴里。虽苦犹乐,虽累犹乐,乐此不疲。大年初一,我们兄弟姊妹都穿上新衣服了,母亲就像打了胜仗一样高兴。
      不仅如此,母亲还要按照习俗,搞大卫生,即过年歌谣里唱的“二十四儿,扫房子儿”。将灶房里的黑灰扫得干干净净,那是又脏又累的活儿。除此,过年方方面面的活儿像摖凉粉、炸油货、剁饺子馅儿等等都要靠母亲的一双手。
        我们则一边耍,一边拾柴禾并主动打扫卫生,尽量帮母亲一点忙。现在呢,社会生产力大解放,不用推磨了,不用手工蒸馍了,不用手工织布、不用手工缝制衣服了,几十年的时间,像母亲过年时的繁重体力劳动被机器取代了,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回想小时候那浓浓的年味儿,那大年初一的幸福和快乐,都是母亲的辛勤劳动创造的,我们过年的快乐与幸福里饱含着母亲的辛苦和汗水。谁说岁月静好?其实是母亲用无私的爱为我们吹来了和煦的春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7-11 09:44 , Processed in 0.05545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