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490|回复: 0

三位初小老师 刘青峰

[复制链接]

4309

主题

8188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277
发表于 2020-5-18 15: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位初小老师
刘青峰

  我是七周岁时开始上初小,当时的学校名称叫洛阳县第一区半坡乡校哱啰窑分校。学校就在我家门口,原是地主刘至刚家的场院,说是一座小学却只有两孔窑洞可供使用,一孔是教师办公室兼寝室,另一孔是学生教室。
  学校虽小却还是复式教学,一二三四年级全有,却只有一名教师,老师给其中一个年级上课时其他年级就自习,轮番授课。所谓教室也很简陋,就是在一孔窑洞中间摆放了三张长约两米多的木条几,大概一张条几上可以坐五六个学生,坐的板凳全由学生自带。黑板不是木头做的,而是找泥水匠在教室中间正面墙壁上用白灰泥先抹上一个长约2米高约1米的轮廓来,然后再用松烟和上皮胶水罩上个面即成黑板。教室光线不好,早晚自习时,有的学生从家里带上一个棉油灯盏,有的学生则是把几十个大蔴籽剥皮后用一根竹签串起来点着照明,因为那时还没有煤油灯和电灯。学习用的练习本作业本也不是现成的本子,而是自己用八分钱买一张大有光纸,裁成32开,再由大人用棉线缀起来就成一个本子。大部分学生买不起钢笔,一二年级小学生全是用石板石笔写字,三四年级有的用铅笔或醮笔,有的则用细竹子削一个尖儿,醮着用洋紫(即一种染布颜料)泡成的兰紫水写字。教师薪酬开始是按月发小米,以后好多年都是每月二十一块钱。教师吃饭是按学生家住的远近,写出一个轮流牌,按牌上的顺序,上一家管过饭的就送交下一家,常年轮流而顺序不乱。以上是哱啰  分校的一些基本情况。
  我是1951年9月1日新学年开始入的学,记得学生中最小的才七八岁,年龄大的有十五六岁,岁数相差较大。我上一年级时的启蒙老师叫董超英,本区董村人,也是哱啰窑村的女婿,年龄有二十七八岁,听说在解放前就参加了工作。他很喜欢我,作为一个师长,却常常抱着我玩耍,这是我一生中印象最深的一件事。董老师虽然只教了我一年就调到半坡乡校当校长去了,但我一直没有忘记他,听说多少年以后,他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了我的一位小堂弟,但一直没有见过面。如果董老师还健在,估计也有九十多岁高龄了。我在初小的第二任老师叫马静吾,是孟津县马岭村人,到哱啰窑分校任教时可能是从师范学校刚毕业不久,二十来岁,个子不高,留着个分头,一身制服,脚上穿着一双红皮鞋,看起来很精干。他讲课咋样已记不得了,脑海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曾带领学生在一个本不大的校园内修了一条“马路”,这条所谓马路,只不过是七八十公分宽,十四五米长,是把从他办公室到厕所的一段路用土垫高十几公分,两边有砖砌路牙,路面全铺上砖,下雨不打滑不沾泥。这在当时确也是一件新鲜事。第三任老师叫刘乐天,常袋村东门外人,此人到校时约三十来岁,留着一个光头,表情严肃,听说是河南省开封美术专科学校毕业,擅长书法,教书育人非常认真,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我上初小三四年级都是他教的。对刘老师印象深刻的有几件事:第一,是他首次在校园正面墙壁上用艺术体刷写了一条大标语:“毛主席教导我们‘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受到毛泽东思想的教育,而且作为自己工作学习的座右铭,六七十年来一直不忘。第二,是他的自学精神。刘老师在学校学的是美术专业,但对音乐却不内行。可能是出于要教学生音乐的需要,也可能是为了自娱自乐,刘老师在三十多岁时竟然学起了乐谱,可能是教他的人(我的一位堂兄)不懂得 “刀、来、米、法、稍、拉、西”音符,而是按什么“留、公、撤、……”音符,教他拉弦子(二胡)。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有多长时间他就学会拉一些简单的曲子,以后每天晚上附近的村民都能听到先生(老百姓对教员的称呼)的弦子声,大概都是一些革命歌曲或豫剧调门,我想这也是先生的一种生活享受,老百姓也能分享其中的快乐。如果有哪一天晚上没有先生的弦子响,老百姓反而会感到有些失落和寂寞。第三,每逢过年,村民都会拿上大红纸到学校请先生写春联和喜条,刘老师都欣然应允,而且往往要写到大年三十才能停手,这在当时也是教员的一种义务,因为村里根本就找不出一个会写对联的人。第四,刘老师不光是讲授课本知识,而且常常在课余时间和学生聊天谈心,以此来了解每个学生的志向及家庭生活经济来源方面的各种情况。当时,我并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会问这些,现在想起来才感觉和体会到刘老师是在为因才施教因人施教了解情况收集信息,同时通过师生间的对话沟通也进一步密切了师生关系。第五,是刘老师常常把一至四年级的各种备课本拿出来给几个学生看,大约有十几本,每逢星期天放假回家或外出开会时都要锁在办公桌抽屉里,屋门也要上锁,说是这些备课本比啥都重要,谁给他掏二百块钱也舍不得卖。当时我对老师的这番话并不在意也不理解,多少年后想起这些话时才逐渐领悟出这些备课本是先生的心血和汗水的结晶,是他多年教学经验的总结,当然应该倍加珍惜。最后一点,是刘老师重视校园绿化,他曾带领学生在校园南面沟沿上栽了两行洋槐树,既美化了校园,又给学校带来了生机。大约在我高小毕业那一年,刘老师又被调到土门沟任教,我走亲戚路过土门沟时曾去看过他一次,这个分校的条件不比哱啰窑分校好多少,也是在一孔黑窑洞里教书,而且离他家也更远了,路也更难走了。后来听说刘老师在土门沟分校一直教到离休而没有再换过地方,实为难能可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6-2 00:53 , Processed in 0.0686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