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9522|回复: 0

难忘恩师一灯油 雷冠波

[复制链接]

4436

主题

8315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820
发表于 2020-9-4 09: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寨一棵草 于 2020-9-4 10:00 编辑

难忘恩师一灯油
雷冠波

  写下这个题目已经很长时间了,但却迟迟没有下笔。
  过往的事情,在内心深处万马奔腾,烟尘滚滚,尤其是中学的求学阶段,点点滴滴,情景遥远但却清晰。岁月青葱,犹如深秋田埂垄头的红山枣,美味异常,然伸手采撷,则有荆榛护体,殊为不易。每每面对荧屏,却总感觉力有不逮,师恩难述,屡屡摇头叹息而罢。
  中学求学阶段,我算是一名“国际主义”人士了。孟津的第一、第二、第三高级中级,按倒序上了一个遍。原因是,中考之年,待入高中就读时,恰逢本乡高中转型,将我们白鹤乡的学生一分为二,分别进入孟津二高和孟津三高。我被编入孟津三高,就是孟津人所称的老城高中。也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我们的体育老师常钦坡先生,结下了难以忘怀的师生缘。
  常钦坡老师,现在已逾八十高龄。孟津县会盟镇油坊村常家 人。我入学的时候,他已经任教很多年了。虽然比我父亲年龄稍长,但却也是我父亲的老师,这样除了师生关系,感觉也亲切了许多。在学校,他教我们的体育课。
  年轻时节,本人善于奔跑,被常老师选为校级远动员的培养对象,后来参加孟津县的高中校际运动会,取得了获奖的名次,由此我们的师生关系愈加密切。在平时的训练和学校的竞赛过程中,常老师除了技术上的指导外,在意志的磨炼方面也给予了及时的点拨。
  在平时的校内运动会径赛中,我基本上每次都名列前茅,常老师寄予厚望。但是,在一次校外的五千米越野比赛中却翻了船,在师生中带来了巨大的波澜。
  那是一场不分年级的越野比赛,人数多,为了一决胜负,学校决定到校外公路上进行。路线是从老城(会盟镇)西关出发,西北到达雷河村,然后沿公路折向南到达陆村路口,至此再向东沿公路回到起点。发令枪响,同学们奋勇争先。可能是对于路程的远近没有心理预期,刚开始不久居然就丧失了求胜的信心,退出了跑步的队伍,走着回到了学校。常老师很意外,得知我是因为自信心丧失而放弃时,非常生气,但也只是看着我,轻轻地说了一句话:“野外的五千米和校内的五千米距离不是一样么,怎么能轻易放弃呢!自信心没有了,平时的训练和技术就毫无意义了。下去好好想想吧!”本来因为退赛就臊得慌的我,也真想找地缝钻了。在后来的体训中,诸多清晨的霞光中,自己在早操时间独自跑步往返于校园-陆村-张盘的道路上,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径赛成绩提高了许多。
  回顾这些年的经历,每每品味这些话,多有自励与自警,从来不敢过于任性与放纵。
  在那个时代的学校里,停电是家常便饭。每个老师和学生的伴手物品便是煤油灯,以备突然停电的不时之需。而这个阶段常老师的殷殷关怀之情,便更让人难以忘却。
  停电时分,灯焰如豆,犹如点点萤火,闪耀在每个礁石的每个座位,微弱照亮着同学们艰难的求学前程。除了忍受呛人的油烟熏黑的鼻孔,还有不时需要拨落的灯花,困扰诸多同学的大事情就是时常缺失的煤油。那时候,学校给老师们预备了马灯,准备了每天的定额用油,老师们排队去教务部门提灯加油成了一道风景线。
  常老师的体育课,白天的时候在操场教同学们跑跳投掷,晚上并不需要进行备课,除了照明,他的油量有相当大的节余。而我有幸成为了他关注帮助的对象。每逢停电,他就会很关切我的灯里有没有油,是否够用。更多的时候,就是他把自己的灯油倒进我的油灯里,使我不至于在黑暗的夜空里手足无措。如是关切,持续了每次的停电期间。我内心强烈的感激无以言表,而他却并不追求刻意的感谢,一切都出自内心的善良,自自然然犹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
  老城(会盟)高中的两年很快就过去了,因为分文理科班的原因,我们的班级被整体编入孟津二高。至此,不得不挥别我的教室,我的校园,我熟悉而尊敬的常钦坡老师,开始了我人生当中另一段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
  日月穿梭,白驹过隙。几十年弹指一挥间,虽然和常老师音讯不多,但内心的挂念却也未曾减损。在一个人的心理,不会忘记人生道理上的指点和激励,不会忘记冬日黝黑、寒冷、孤独、茫然的夜晚里那咱盏如豆灯焰带来的温暖,初步照亮了少年前行的路和复燃的信念。
  世间有言:仗义每是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我乃一素人,既非达官,又非贵人。位卑势微,仗义力弱。但却遵从内心的信念不屑于落井下石,背叛为人之圭臬。这里面老师的影响没有缺席。
  前些时间,有县城新闻,我所尊敬的常钦坡老师入选“道德楷模”提名行列。八十多岁的高龄,理当含饴天伦,然而挺身而出,力报桑梓,这是多么强大的信念驱动,又是何等的家国情怀!做为他无数学生中的一员,真心为他欣慰、为他高兴,安康的祈祷在内心里被反复咏颂。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条感念之小路延伸到了我的内心深处,不会被时间的流逝轻易抹平,它会变成良知的一部分镌刻在脑海之中,以检视自己的日常行为。
  “一饭之恩”流传千古,“灯油之恩”珍藏心底。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恩师常钦坡先生。


2019年12月16日于恒大绿洲书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9-30 10:54 , Processed in 0.05635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