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4158|回复: 0

“还金山”石碑与雍正谕旨 谢玉民

[复制链接]

4465

主题

8344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937
发表于 2020-10-9 10: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金山”石碑与雍正谕旨
谢玉民

  在今孟津县会盟镇花园村村委会门前,有一尖顶状,六角高挑,六面通透的碑亭。亭子内竖一高160厘米 、宽65厘米 、厚13厘米的石碑。石碑正面“还金山”3个大字依稀可见,背面刻有一篇题为《拾金处》的碑文。碑文字小且模糊不清,难以通读全文。但依稀能看清立碑日期为“雍正陆年陆月叁拾日。走近细看,发现该石碑已断裂成3块,明显是被后人拼接起来的。
  新亭古碑,示岁月静好又现石碑沧桑,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让我们穿越292年的时光隧道,追根溯源,寻找这里曾经的荣耀与光华。
  据清乾隆版《孟津县志》、清嘉庆版《孟津县志》记载:清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四月初三,早饭后,家住黄河岸边(孟津县)花园村天平街的43岁农民翟世有荷锄挑担、带着干粮去离家两公里远的南山坡田地劳作,当他走到宋家山山口的时候,看到大路上有人遗失了一个“干粮袋”,弯腰拾起后,觉得沉甸甸的,才知是一个钱褡,估约钱褡里面的银两不少,知道干系不轻,随即带到地头,一边干活,一边关注大路上有没有寻找失物的人。直到日落西山,他才收工回家。
  翟世有走进家门,其妻徐氏埋怨他为啥回家恁晚。他让老婆看他手上掂的钱褡说:“就为这个,我等待来找的失主,一直等到日落天黑才回来。”老婆接过他手中钱褡掂了两下说:“唉哟,还不少呢,赶快找着失主还给人家吧!你可记得,前年你去卖布,仅只丢了300文制钱,就心疼得寻死觅活的,如今丢了这么多钱的人,该是怎样的心疼难受啊。”翟世有连连称是。
  第二天上午,翟世有揣着心事上天平街转悠。忽看见不少人在一处贴在墙上的《招字》前驻足观看。他也凑上前探听消息。原来《招子》上写的是“本月初三,有陕西三原县买棉花客秦泰,由偃师安庄来孟津买花,带银壹佰柒拾两,行至宋家山失落”。其后,“到郭家寨(位于宋家山东北一里许,现在叫小寨)买花取银,(才知)银钱丢失”。并有“一路哭哭啼啼”寻找,现如今“漂泊异乡、有家难归”等语。翟世有听罢众人议论,感觉到与自己所拾银钱有关。但他没有声张,而是去找里正马九锡与地保袁进学(注:里正和地保是清朝时期乡村政务负责人,相当于今村长、乡长),并在袁、马两家分别对他俩说:“你们若找着秦泰,领他到我家来,我确保他全家团聚。”
  第二天(四月初五)上午,袁进孝、马九锡领着秦泰来到翟世有家里,秦泰一见翟世有就跪下磕头,翟扶起秦泰说:“不用磕头,你说说你丢失的银子是什么东西装着?有多少封数?只要说得相投,银子就是你的。”秦泰将钱褡上的名字以及所装银钱的分量、分数仔细说罢,翟世有便说:“看来银子就是你的”然后将秦泰让进里屋,把银钱拿出放到桌上,一一点清让他拿走。秦泰按照《招字》上的承诺,要与翟均分这一百柒拾两银钱,翟坚辞不受。秦泰便取走107两,剩余63两酬谢恩人,翟世有仍坚决分文不收!两人推让之中,袁、马二人参与劝解说:老翟,你归还客人丢失的银钱,失者按“招字”与你平分,也是应得,你既不要,他留钱谢恩,是应有的人情,你就不必拒绝了。翟世有正色说:“我归还别人丢失的银两,理所应当,怎能贪图赏谢?况且,这些银钱是他做生意的本钱。本钱丢了,叫他怎么回去向东家和伙计们交待?所以,这钱我断然不能要!”秦泰见翟世有态度坚决,“咚”地一声再次跪倒在翟的膝下说:“恩人,你就认我做干儿吧!干妈与您的养老送终,我全管了。”翟世有唯唯诺诺扶起秦泰,又招呼老婆见过客人。寒喧片刻,袁、马、秦三人相随辞出。
  袁、马二人边走边想:翟家的日子并不富裕,翟世有却如此慷慨,归还遗金后并且不收酬谢,其善行卓尔不凡。所以,当月初八日,结伴跑到20里外的县府禀告给知县陈永正。几天后,陈知县派衙役到天平街带翟世有到县,亲自详询实情后,然后交待书吏、师爷拟写呈文,刻日呈报河南知府张某(相当于现洛阳市长),张知府旋即转呈河南布政使司(相当现在的省政府)。布政使司费綵于五月29日上报河南省总督(兼山东省总督)田文镜。田文镜以他的职场敏感,悟知若将翟世有的义行呈报朝廷,定会获得好批示。同时,他督抚河南的政绩,也能博得皇帝的青睐。于是,他一方面亲自布置并督查落实:让河南布政使司赏给翟世有“花红酒食,鼓乐前导,迎历四门:令乡地(相当于现在的乡长)送还其家,以为百姓观瞻”。一方面又申饬所辖各地衙门:多方宣传、表彰,务使军民人等共相闻见。然后,于当年七月,恭拟奏折,上报朝廷。雍正闻报,亲颁《谕旨》一道,对义民翟世有大加奖赏。
  查阅清《孟津县志》和众多文史记载的雍正谕旨,感受颇多。1.作为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雍正皇帝,可谓日理万机、惜字如金。但对一介农夫拾金不昧的事却洋洋洒洒亲书1281字,从天道人心、善恶因果,荣辱得失等不同角度对翟之义举进行褒扬。尽管其出于维护清王朝长久统治之目的,亦可佐证雍正皇帝对社风民风化导的无比重视。亦毫不怀疑雍正皇帝的高瞻远瞩和睿智勤勉。难怪其在谕旨中感叹“夫天下之治平,在乎端风俗:而风俗之整理,在乎正人心。”2.不难看出雍正帝借此严正地对不重视乡风民俗化导的各级官吏加以斥责。谕旨中有“宇宙之大,兆民之广,岂无崇廉尚义之人?只因大吏有司不以民风淳薄为念,或遂至于湮没不彰。”等语。3.在此谕旨中,雍正责问“彼居官者,身列缙绅,群黎赖其表率:为士者,名标庠序,百姓奉为楷模。而乃暮夜馈贻,贪脏纳贿,公门出入,网利营私:不守官箴,不端士品。今闻翟世有之事,岂能无愧于心乎?”等于借此又给各级官吏上了一堂廉洁自律思政课。
  总之,细读此谕旨,对研究清初政治、文化、经济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谕旨颁布后,各级官府对翟世有的恩赏很多。主要有以下几项:1.给予翟世有七品顶带,朝廷授予袍服。此为封建社会众多立志为仕者心向往之又难以企及的荣耀。2.朝廷赏银100两:河南总督部赏银50两,河南布政司赏银30两,河南府、孟津县依例赏赐有差。3.将“宋家山”改名为“还金山”,刻碑文立于“宋家山”拾银处。4.孟津县鸠工庇材,于翟门首另建宅第一所。翟世有五个女儿全都送入本村义学。
  上述多项表彰,以《还金山碑》影响范围较广,发挥作用时间最久。它虽静静地矗立于宋家山拾银处,却默默地感化着一方百姓,可惜在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人为破坏,消声匿迹。2004年夏,宋家沟村退休教师李银水先生干完农活回家途中,发现在干涸的废渠中露出一块青石,他费力挖出冲刷,隐约看出似有一斗大的阴刻“金”字,从极难辨识的残存文字中,判断出此为早已消失的“还金山”碑石残块。他异常兴奋。后经耗时数月,先后在一农户菜地和另一农户房屋的立柱下找到另两块碑石,三块碑石分别相距500多米远。他和乡亲们精心拼接粘合后把碑竖立在村南黄河渠桥头。  
  2017年1月,孟津县县、镇两级政府拨款10余万元,在花园村两委的大力支持下,选址村中心为“还金山”石碑建起了一座六角碑亭。该碑亭高4.8米、宽3米,底座高0.9米、宽4米,采用灰色花岗岩、卯榫结构建造,美观大方,成为该村一道亮丽的风景。当今,这幢历经劫难、沉埋无迹60年的石碑,在杨柳掩映抚慰中,仍泛青吐绿、滋荣繁华,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感导化肓方面仍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附:雍正谕旨
  恩赏义民翟世有
  清  胤禛
  据河东总督田文镜奏摺内称:“河南府孟津县天平街住民翟世有,以耕种为业。雍正六年四月初三日,有陕西三原县人秦泰,贩买棉花携银一百七拾粮,遗失在路。翟世有赴地耕作,见而拾获。欲俟原主寻找归还,守候一日。归告伊妻徐氏,徐氏亦劝夫归还。至次日,始见秦泰《招贴》,遂报明乡地,将原银给予、丝毫不取,秦泰因《招贴》原有均分之约、且感其恩惠,欲践约酬谢,而翟世有固辞不受。似此义举清操,实为难觏,已经给扁赏银,并饬县立碑,以示奖励,谨具摺奏闻”等语。夫天下之治平,在乎端风俗;而风俗之整理,在乎正人心。倘人之存心果能守法奉公安分知足,则不贪苟得之财,不为非礼之事。衾影无愧,俯仰宽舒而和气致祥。自然灾害潜消,诸福毕至,子孙并获安享,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也。若存心不端、暧昧苟且,损人利己,巧取贪求,虽获目前之微利而违背天理,暗中必遭天谴,得此失彼,不足补赏。又获心存妄想,轻弃乡闾,以致困苦饥寒,迫为匪事。或身填沟壑:或干犯刑章,子孙流离,莫归故土。所谓“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也。古训昭垂,确乎不爽。朕爱养黎元,教诲谆谆,至详且悉,惟期薄海内外,革薄从忠,以成荡平正直之治。而地方大吏、有司等,既不能躬行礼让以为民之倡;复不能恳切周详,以宣朕之训,是以还淳返朴之风不多概见,朕心实企望之。今见孟津翟世有之事,乃风俗转移之明征,国家实在之祥瑞也!朕心深为嘉悦。田文镜化导奖劝之功亦於此可见,盖秉彝好德,人心所同,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宇宙之大,兆民之广,岂无崇廉尚义之人?祗因大吏有司不以民风淳薄为念,或遂至於湮没不彰。而果能化导训迪於平时,而遇忠孝节义之人,必敬礼表扬,以为众人之劝,则奋发兴起,岂不比户可封之俗乎!翟世有著给于七品顶带,仍赏银一百两,以旌其善。凡人境遇之丰、啬、贫、富,皆有一定之数,不可以侥幸而致。假若贫者有余而廉者不足,则是定数不足凭,而天道不可问矣,有是理乎?无奈世人贪心一萌,遂以明白浅显之理,不能知觉而见利忘义,不拾遗金,便为古今罕觏之事。如翟世有者,乃耕田力作之农民耳,未必备读先贤之诗书,取法古人之行谊。而天性朴诚,不欺暗室,用能化导其妻,共成义举。是以神明默佑,扬表芳徽。领闻达於朝廷,拜章服、帑金之赐,且将场名於史册,流芳誉於无穷。倘但计一时之利,所得不过百余金,为数几何,用车易罄,以今日之荣名较之其多寡,岂啻霄壤之分哉!观翟世有之一节,必其平日存心忠厚,正直公平,是以上蒙天鉴,锡兹美事。倘人人观感兴起,皆能如此存心,则不但成让路、让畔之休风,而本人亦必受上苍之嘉佑,荷国家之荣恩。俱不美欤!
  上年京城内有铡草夫役名六十一者,於伊草内拾得银五十两,不肯私取,当官呈出。随经该管官员奏闻,朕已降旨奖赏。此事与翟世有之还金相类。翟世有、六十一,皆齐民也,而能戒贪知足,砥砺廉隅。彼若居官者,身列缙绅,群黎赖其表率;为士者,名标庠序,百姓奉为楷模。而乃暮夜馈贻,婪脏纳贿,公门出入,网利营私;不守官箴,不端士品。今闻翟世有、六十一之事,岂能无愧於心乎?朕为人心风俗起见,将田文镜奏摺发出:颁此谕旨,着内外地方官员,通行晓谕所属官员人等知之。
  雍正六年七月
(说明:谕旨中标点符号为笔者添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11-1 08:17 , Processed in 0.05515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