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2746|回复: 0

青葱岁月 姚学钦

[复制链接]

4502

主题

8381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1094
发表于 2020-11-9 11: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葱岁月
姚学钦

  转眼之间,高中毕业已经四十年了。2020年10月,一场激动人心的同学聚会,又把我的思绪带回到激情飞扬的高中年代。那是一段永生难忘、改变命运的两年高中生活,二十多个月的寒窗生活如同胎记,给我的一生打上永恒的烙印。一个个片段的回忆,一件件往事的重现,刹那间,让我又回到那个朝气蓬勃的年代……

  入学。我们是1978年的8月份来这里报到的。朝阳高中简易大门的上方,悬挂着“热烈欢迎新同学”红底黑字的横幅;校园里熙熙攘攘,出出进进行走着送学生的家长,刚进来的东张西望,打听着应该先去哪里报到;已办好手续的,给打听路向的人热心地指点着自己刚刚走过的路线。置身于这样的环境里,有一种全新的感觉:我是一名高中生了!在自己梦寐以求的人生旅途上又前进了一步,昨日还“同学少年”,今天就“风华正茂”起来了,脸上流露的神情,除了新奇应该还有自豪吧。

  校貌。朝阳高中原名孟津五中。坐落在朝阳镇(原朝阳公社)政府所在地朝阳村东,校园坐北朝南。入校一条南北路把学校分为东西两部分,迎着校门口的是学校高大的大礼堂。学生教室分布在南北路的两侧,路东边南北两排是我们高一新生801至806六个班级,我们805班教室在进校门的北排,路西南北两排是高二年级班级以及校长教师们办公室的地方,两排中间的距离很大,有一口机井和一座水塔,供全校师生用水。水塔附近还有一片不大的树林,北排教室的后面是一大片校田,学生食堂在最南边大礼堂的东侧小跨院内,打饭口就开在礼堂内,用餐时学生在礼堂内排队打饭,图书室在礼堂西面一排平房里,紧挨着图书室的是学校的校办工厂。学校最东边就是宽阔的操场了。高一第二学期学校陆续在校内东西两侧新建了相对称式样相同的两座二层小楼,作为学校办公室和教职工宿舍兼办公室。几十年过去了,学校几易其名,先后称谓:朝阳农中、孟津职业高中、孟津中等技术职业学校。现在叫朝阳镇第三中心小学,2019年改建的,这里已成了一座现代化的拥有近千名学生的寄宿制学校。

  分班。我们这届有六个班,是朝阳高中办校以来招生最多的一届。我被分到805班,有54个同学,班主任是张振华老师。坐在教室里,看着两侧的大玻璃窗,摸着油漆一新的课桌凳,切身体验到了什么叫宽敞明亮,什么叫条件优越, 教室里的黑板也比初中大了许多,黑板的上方挂有一张毛主席的标准像,两边各有四个大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以前,在村里上中小学的教室只开一个门,高中的教室前后面都有门,出入很是方便。我因为个子比较低,座位排在前排,我们便怀着一种明朗的心情开始了新的生活。

  老师。高中两年教过我的老师有:张振华、张大喜、张河、张珂、王鹏古、梁合英、邓彦斌、郭娟、郭军、宋宏道、张俊义、刘书章、杨素贞等十几位教师,(还有些老师我已记不清他们的姓名了,比如教政治的老师;也记不清他们是高一或者是高二教我的,只好把他们的姓名一一列出。对我人生影响最深的是教语文课兼班主任的张振华老师。张老师,50岁左右,听说是大学教师,在安徽某高校任教,被打成右派下方到孟津老家(负图村),平反后才分到朝阳高中任教。张老师毕业于有名的大学中文系,语文功底深厚,文学造诣很深,上课娓娓道来,如拉家常却生动形象,给人以干练、热情、质朴、严肃之感,对自己讲话内容的重点,辅以明确的手势,并且,以火热的眼光扫视大家,使你不得不认可并照此去做。张老师宣布了班委会组成人选,我被任命为学习委员兼语文课代表。张老师留的语文作业,更是高质量的完成,因而常常受到老师的表扬。正是他的几句赞赏使我有了前进的动力和目标,并一直激励着我走上了他曾经走过的道路——成为一名语文老师。四十年来我一直坚持着习作的习惯,发表(获奖)教学论文十几篇,新闻稿300多篇,并试着写打油诗1000余首。2018-2020年和张献芳、李献民老师合作编写了近60万字的《朝阳镇志》。

  教数学的张河老师给我的印象也颇深。他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上课时仪表端庄,有种说不出的神圣感。张老师讲课很是精彩,没有一句废话,环环相扣,有条不紊。尤其他画圆有绝招,基本上不用圆规,他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唰”地一下,看似随手一挥,一个圆就出来了,这一手绝活,让同学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其他老师也各具特色,各有千秋:一丝不苟的物理教师王鹏古;年轻漂亮的英语教师梁合英、郭娟;从不拉堂教学时间把控到分秒的地理教师张俊义;风趣幽默的化学教师宋宏道;照本宣科耳朵贼灵的政治教师---(他不用看学生,能听出来哪一排哪个位置,哪几个同学在说悄悄话或发出响声)他们都给我留下深深的记忆,也对我在后来的教育教学工作中提供了许多帮助。高二开始文理科分班,是自愿报名的,全校6个毕业班,只有2个文科班,可见当时重理轻文现象相当严重,因为我们太相信“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当时的时髦话了。

  早操。学校作息时间非常严格,每天的早操活动坚持的一丝不苟。早晨必须按时起床,跑步、做操、从不间断。学校几百名学生集体出操,队伍浩浩荡荡,跑起步来头尾相接,呼号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非常壮观。有的时候队伍跑不开,个别班级在老师带领下到朝阳街上跑。当然,我们最怕是点名时迟到,那是既丢人又受惩罚的事,所以有时半夜时分我们就早早来到了教室趴在课桌上迷瞪一会儿等待着出操。

  晚自习。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乡镇上电力紧张,晚高峰时候经常停电,停了电,也不能不学习了呀,每个学生都自制了煤油灯,条件好的学生点支蜡烛,放在课桌上,点点灯火,照亮了整个教室。晚自习有老师来讲课,二三个学生在黑板前手举着煤油灯或蜡烛,在灯火摇曳中,老师在黑板上“沙沙”地写着字,坐在后排的同学,瞅瞎了眼也瞅不太清,就窜了位,蹲到讲台前认真记,我们的近视眼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制造出来的。高二时,同学们知道努力学习了,晚自习教室通明,多数同学不到熄灯不愿离开教室。

  生活。上高中的时候,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同学之间没什么攀比的,不管家庭条件好坏都是一样的消费。学校食堂素菜二分钱一份,荤菜二毛五分一份,早晚馍、菜、汤、中午面条,天天老四样,每周改善一次生活。每周日下午同学们走十几里从家里到学校来,就背着一口袋红薯面蒸馍,条件好点的拿着花卷馍(一半麦面一半红薯面做成),提着一罐头瓶子咸菜丝,当成一星期的口粮和补贴。到了吃饭的时候,一下了课,同学们争先恐后地端着搪瓷缸(碗)到大礼堂里面打饭,跑的快的、力气大的、个子高的、挤在前面,先打先吃。我们往往都落在后面吃的凉饭剩菜。每星期周六下午回家,周日返校,徒步十几里图的是能吃上顿饱饭。住校生活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一个字——饿。一日三餐。吃饭如打仗似的,同学与厨师因饭打的多少、饭做的咸淡、生熟争争吵吵的事时有发生。

  住宿。那是个条件艰苦的年代。高一第一学期学校还没有学生宿舍,学校附近的学生晚上都回家住宿了,我们远处的学生只好投亲靠友借宿了,第二学期学校给我们安排了宿舍,在校外朝阳烈士陵园内的一排砖箍窑内打地铺,晚上去休息个个都非常害怕,谁也不想靠门口睡,门外就是一排排烈士陵墓。我当时胆子特别小,整个晚上都得蒙着头睡。高二时,我们搬回学校住宿,男生宿舍安排在教室东面一个做过仓库的教室内,每个班50多名同学,教室里还能容纳得下。可是,宿舍就够呛了。一间宿舍内,没有床就是四周一排排大通铺,中间有一条不太宽的通道。大概有四十人左右,同学们一个挨着一个,挤得紧紧的,冬天还可以,只是个个同学身上都生了虼蚤(跳蚤)和虱,咬的人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夏天就不好受了,那闷热、那气味、那脏话,那什么..... 你可想而知是多么难过了。条件有点艰苦,但毫无疑问,同学之间无拘无束相处,是无忧快乐的。

  课余。高中校园的文化生活远比初中时丰富了许多。因为在镇上,(当时叫公社)一学期能观看上几场电影、篮球比赛,还可以参加学校组织的文学创作活动……之外,首次见到了打乒乓球、拉手风琴、管乐吹奏。我最为感兴趣是去借图书室借书看。交五元押金,办一张借书证,可以多次借阅图书。在高中学习期间,我阅读了《艳阳天》《金光大道》《青春之歌》《林海雪原》《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小说,还阅读了《悲惨世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战争与和平》等十几部世界名著。能够在课外读到这么多图书,是我高中生活中难得的一大幸事,这些无疑也为以后从事教育教学工作打下了一定基础。

  爱情。在那个年代,高中生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爱情,没有人说这个话题,那时候没有计算机和手机,没有互联网,所有一切包含爱情的读物和影视内容都被作为“不健康”的东西而被禁止。那时候如果当着一个女孩子的面赞扬她好看、漂亮会被她辱骂成是流氓不正经。所以,我高中毕业的时候都不知道恋爱二字怎么写,更谈不上谈恋爱。虽然在初中和高中期间对班上长得漂亮和性格好的女同学有过懵懵懂懂的心动,但是从来没有追求过任何女生。看书学习和繁杂的家务占去了我们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和精力。十六七岁左右的男女同学,绝大多数见面不打招呼,大路朝前,各走一边。高中二年,男女同学没说过话、没搭过腔的大有人在。

  高考。回过头看,我们在上中小学的时候先有“白卷英雄”和“反潮流小将”的搅和,后有“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的影响,基本没有学到什么知识,文化底子很差,高一才开始认识ABC,高中两年拼劲学习也没有补上以前的文化课欠账。1977年,恢复高考,80年高考我们班大多同学都榜上无名,只记得杨海宇同学在甘肃考上平凉师范学院,闫安平同学经过几年复读考上医学院,我和史玉仙同学到村小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其他同学各奔东西自谋职业,但绝大多数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各显其能而事业有成。八十年代初,高考有人称之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是很有道理的,现在网上可查到当时的录取率是30%左右。

  毕业。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农村户口是最大的伤痛和短板。心中最希望的就是脱离农村变成城市户口。这在当时来说是极难的,选择很少。因为上大学不可能,我感觉到想完全跳出农门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其次的想法就是在农村里找到一个比种田体面一点的活干,例如当个民办或代课教师,也巧,80年毕业后俩月,村小学需要两名代课老师,当时我们村高中毕业有13人,学校出题考试选前两名,陈雪平同学考了第一名,我考了第二名,她早我一个多月8月份到学校任课,我9月份才到学校教二年级。92年转为公办教师,一直在学校工作至今。

  糗事一  改名

  鄙人的名字原本不叫姚学钦,在上高中前,一直叫姚钦,村里人叫的更简单,“钦”。高中报到时还是叫姚钦,上了一段课,班主任张振华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跟你商量个事,把你的名字改改吧,叫着老是拗口,看你好学习,成绩也不错,我给你名字加个字,以后就叫“学钦”吧。从此以后姚学钦就成了我的大号。

  糗事二 窃书

  高一第二学期,鄙人新发的数学课本用了不到一周在教室里不知被那位同学偷走了,整天心里很不舒服,闷闷不乐。同宿舍的老乡姚小和同学给我出主意,他偷咱的,咱也可以去偷他们的呀,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是我们“密谋”在他所在的806班实施作案,这样不易被发现。他事先踩好点,他班一个太不爱学习的同学,书发一星期了还新呱呱的,没写一个字,书在他手上完全是浪费。于是乎,在一个风高夜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姚小和当人梯,我踩着他的肩膀翻窗而入,顺利得手。连续几天,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想着如果被发现后的对策,便自我安慰,孔乙己老先生说过,窃书不算偷书。过了一段时间,一切风平浪静,心里才坦然了。

  糗事三  装病

  高二时张大喜老师任我们班主任,对班级要求很严格,学生请半天假也要他亲自批,某日鄙人家里有事,需请假,如果说“有事”,老师肯定不批,恰好同学小明的父亲在学校对面的卫生院工作,就装病到他哪里开了一张诊断书,弄了几片健胃消食片,拿到老师那里批了假条,蒙混过关。

  糗事四  小虫儿死完了

  每周早操学生最怕迟到,各个班级也怕迟到的学生多,迟到多的班级除学校点名批评外,还要下早操后在操场罚跑,所以班主任天天盯着自己班里爱迟到的一些学生,某天某班一名学生睡过头,迟到了,正好被班主任“逮”住,劈头盖脸训斥到:没有听到鸡叫吗?你家的鸡儿死完了,难道院里的小虫儿(麻雀)也死完了。

  糗事五 梦周公

  高一时,上数学课某老师讲一道题演算过程写满了一个黑板,结果算出来答案不对。正尴尬时,一聪明同学指出是开始的第四步就错了,老师趁坡下驴指着他吼道:你刚才梦周公去了?咋不早说?

  糗事六 河北河南两省(事)

  我们是到高中才学英语的,到高二时英语学习差的同学,上英语课如听天书,邓老师的英语课学生打瞌睡的打瞌睡,作其他功课作业的也在忙着,英语作业有一部分学生基本不交,老师批评了几次也不见效,有一次上课,邓老师无奈的说,你不写作业不交作业,我省的批改作业,咱们是河北河南两省(事)。

  糗事七  杂面

  每周同学们都要在学校食堂以面换票,交白面(小麦面粉)换白面票,交红薯面换红薯面票,再用票买饭,3班某同学周一交面,面袋里下面装红薯面上面放白面,交面时被管伙食的莫老师发现,这个同学自然少不了挨一顿批评和写一份检查,还落下一个“杂面”诨号,私下里流传一句打油诗:杂面蛋,在三班。

  糗事八  “撞车”

  上高二第二学期时,各班学生大致已分出类了:学习考学型、笼个子长身体型、混日子等毕业型.....老师排位基本安排好了,后几排学生基本算后两类型学生了。那时候去食堂打饭秩序差,拥挤不堪,你推我搡,得提前占好位置才能尽快吃到饭,所以不到最后一节下课铃响,后排靠门坐的同学便蠢蠢欲动,有时趁老师不注意拿着碗筷(碗筷一般都放在课桌斗里)溜出教室,提前去占位了。某日我班最后一节课,快下课时,后排几位同学像平日一样如法炮制,抱着一摞碗悄悄打开后门,猫着腰,低着头,蹑手蹑脚往外冲,却一头扎在老师怀里,原来老师已站在那里守株待兔了。这一“撞车”引发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糗事九  手抄本

  手抄本,一种古来有之,但在70年代被发扬光大的特殊读物,比较流行的手抄本有《一双绣花鞋》《梅花党》、《余飞三下江南》,像张扬的《第二次握手》这样描写科学家爱情的作品更像是一股清流,私底下在同学中间广为流传。某日夜自习,鄙人用语文课本挡在煤油灯前做伪装,拿出《第二次握手》津津有味忘我地看起来,教室里静悄悄的,可能是太投入了以至于老师巡视站在我身后好的一会儿我都没有察觉。连同桌的提醒暗示也没有理会。自然,书被没收了,过了快一学期才讨要回来。

  (郑重声明:以上行文只是如实记录高中时的生活片段,没有任何讥讽之意,切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重逢。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在朝阳高中的点点滴滴成就了我未来人生的七彩梦幻,有过泪水,有过欢笑,那是时代给我们每一个人的历史际遇。毕业后见过面的老师和同学很少很少。2020年10月3日,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洋溢着美妙的情感;拥抱着近半世的思念,高二803班的同学们从天南地北走到了一起。大家相互打量着、辨认着、猜想着、确定着,肯定自己的判断后,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803班共54名同学,已知仙逝4位。由于种种原因参会的只有22位,但同学间的无缝无隙、无拘无束、无大无小、无高无低、无私无畏,在任何时候都能体现的淋漓尽致!四十年重逢的喜悦场面,洋溢在脸上、铭刻在心里,终生难忘,挥之不去……故瞎编胡诌打油诗一首供大家一乐:

  国庆双节了宿愿,

  弹指回首四十年。

  当初意气风华茂,

  尔今颜老白发添。

  金秋同窗共相聚,

  同学情谊话绵绵。

  曾经梦想成浮云,

  酸甜苦辣在心间。

  不管荣辱与贫富,

  身心安康真本钱。

  情深义重再相会,

  岁岁年年有今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12-5 11:23 , Processed in 0.05413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