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303|回复: 0

又回庄沟 庄小艳

[复制链接]

4495

主题

8374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1059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回庄沟
庄小艳

  孟津县城就在邙山之巅,站在县城西南角,便可俯瞰父母守护的老家。

  春天里,紫色的泡桐花在逶迤起伏的山坳开成一片云雾缭绕,一条浅蓝色的飘带,在花间云海无限延伸着飘呀飘,就飘到了父母倚门望归的老屋门前。

  到了夏天,五月泼墨弄写真,染出蓝天衬白云。一路麦浪泛金,碧水流银,布谷声声催忙人。回家的路,就显得格外轻快,仿佛劳作了许久的庄稼汉,终于要迎接一个梦寐以求的大丰年。

  西风吹来一场冷雨,时令便已入秋。纷纷扬扬的落叶,似翩翩蝶舞,飞扬在崇山峻岭之间。父母的饥寒冷暖,更是游子夜不能寐的牵挂。在所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时间,走上那条通往家乡的路,应是最正确的方向了。

  我的家乡庄沟村,位于孟津县麻屯镇西隅,从我学会读书看报,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关她的任何文字记载。小村很小,小到藏在邙山的一条沟壑里,在卫星云图上似乎看不见。

  离开家乡后,记忆里的故乡,永远都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小时候住过的土窑洞,用过的煤油灯,奶奶的纺花车、织布机,沟沿那口辘轳打水的老井,破庙改建的村小学,都成为不堪回首的辛酸。

  十四五岁的时候,我到镇上上高中。上不上,连我自己都在心里忐忑。村里通往镇上唯一的那条羊肠小道,要翻越一座让人望而生畏的虎崖沟坡,那里山高林密,我一个女孩子大白天也不敢独自行走。虎崖沟的险峻,用那时人们的话说,是要饭的都不敢走,怕饿死在半山腰。我的母亲,一个瘦小的乡下女人,硬是背着我的铺盖,把我送到镇上上学。整整三年,风雨无阻地陪我往返在那条蜿蜒在灌木丛中的山路上。

  庄沟村历史无古迹可考,声名无古人可傍,我甚至怀疑过祖先何以选择这片贫瘠的土地繁衍栖息。随着年龄与知识的增长,我终究还是理解了先人的智慧,兵荒马乱的时候,这里一定是个安然无恙的世外桃源,如我贫穷但安逸的童年,从来没有因为物质的匮乏,感到幸福的缺失。

  要想富,先修路。村里那条唯一的出路,曾被乡亲们多次修整,后来终于在党的富民政策关怀下,修成了一条富裕之路。记得第一次村里召集大家修路时,我和母亲拉着一辆架子车,到土门沟里捡石头。捡的人多了,把那座土山几乎全部挖开,沙里淘金一样把所有的石头铺垫在那条雨雪天泥泞不堪的路上。凝聚着乡亲们心血汗水的石头路多次修修补补,终于迎来了政策的春风,农村道路全面实现了路路通。

  时过境迁,生活终归向美向好。踏平坎坷成大道,小村旧貌换新颜。人们都说,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越是出人才的地方。后来每次回乡,都会听说谁家的孩子考上了名牌大学,谁又发了大财,谁捐资修建了村小学,谁为村里修了水泥路,谁带动一大批村民发家致富。还听说在脱贫攻坚战关键时刻,县委书记杨劭春三访庄沟,亲自关怀最后几户贫困人家,使他们都搭上了脱贫致富的快车。

  2020年的九九重阳节,庄沟村新一届村委班子为村里老人过“老人节”,我的父母和村里的老人们戴着大红花,笑容满面地在开满灿烂菊花的村文化广场参加“百叟宴”,丰盛的宴席结束后,村里还给每个老人发了一床厚实的羽绒被,把即将到来的冬天,提前烘托得暖意融融。

  一日看书,看到村里一位出国读博士的女孩,发表的一首诗:我的那片诞生地/从诞生就患了夜盲/有月亮/月亮是眼睛/有星星/星星是眼睛/月亮和星星都没有/手脚就是眼睛/我执着地摸索着/摸索着/走出了黑暗/走向光明。

  诗意总是含蓄的,但我一眼就看懂了,这分明是我们庄沟村所有人命运与精神的写照。幸福的生活,用劳动创造,幸福的花儿,用汗水浇。只要我们都奉献出智慧和力量,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庄沟无村史,我们写下的有关她的任何文字,都是她浓墨重彩的发展史。

  秋将暮,等雪来。又一次站在邙山之巅再眺故乡,一卷诗意斑斓的山水画横亘眼前:一带黛色屏障青山隐隐,环抱着波光粼粼的银溪湖,长提畔柳色如烟,雁阵排空而去,徒留金色的秋天,如天上仙女静心织成的黄色锦缎,小心翼翼地铺在人间。锦缎上那条飘逸的回乡路,仿佛越来越短,短到谈笑间不知不觉,轻轻一踩油门,五十里路程一蹴而就,已回到父母身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11-26 08:55 , Processed in 0.05650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