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2758|回复: 7

神秘的皂荚树

[复制链接]

4565

主题

8444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1347
发表于 2016-6-24 18: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秘的皂荚树

秦玉梅

  老宅的隔壁有一棵皂荚树,树高一丈左右,树身需两个人合抱,树顶东面枝叶繁茂、郁郁葱葱,西面枝条稀疏、枯萎衰败。这树是什么时候栽种的?它存在多少年了?为什么上面的皂荚板无人敢摘?为什么很多孩子都不敢在树下玩?……这棵皂荚树有太多的神秘色彩。
  2011年,我家老宅的过厅屋因雨水多年冲刷,屋顶部分坍塌需要修缮。因产权属于三哥,七十多岁的他风尘仆仆,从三门峡赶回来,他深知二百多年的过厅屋在秦家后人心里的分量,他要对得起把老屋交到他手里的父母,对得起清嘉庆四年在图河边建造此屋的老祖宗。
  站在老屋前,他傻眼了。只见距离老屋一丈多远的西隔壁的皂荚树,把它茂密的枝条像一只只长胳膊一样伸到了老屋上边,翠绿欲滴的叶子,枝枝蔓蔓的藤条,一块块的皂荚板覆盖在上面,几乎盘踞了整个房顶。皂荚树的家族似乎要在老屋房顶上安营扎寨,安家落户。修缮老屋必须砍掉树身上伸向屋顶的柱子般粗细的三根主枝,把房顶上的枝条打扫干净。三哥多年在外,不懂乡土人情,他把修缮老屋的任务交给他的弟弟——我的四哥,所需花费自己全包。
  这下四哥犯愁了,接手了一个烫手山芋。他找遍了全村及周围村子里所有会干砍树这个行当的人,都被拒绝了。本来付200元工钱就能干好的活,给工钱1000元也没人干。四哥无奈,找到了关系很好的在村上专干这活的阳阳,高薪聘请:
  “你只要能砍断树身上那三根伸向老屋的粗主枝,把房顶上的枝条清理干净,给你工钱5000元。”
  “爷,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不能要钱不要命啊?”
  阳阳论辈分给我四哥叫“爷”。
  阳阳干这活出类拔萃,他都不敢砍,谁又敢砍呢?
  看来重赏之下,并非都是勇夫。
  为什么都没人敢动这棵皂荚树呢?
  说起这棵皂荚树,村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都知道树上面住着“神仙”,这是一辈一辈老人告诉后人的。我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你千万不要在隔壁的皂荚树下玩,那上面有神仙,万一你招惹了他,可不是闹着玩的。”
  “爹,你听谁说的?”
  “你爷爷告诉我的。”
  “我爷爷又是听谁说的?”
  “他听我的爷爷说的!”……
  天啊!这树到底长了多少年了?二三百年?三四百年?不得而知。说树上有神仙的话是父亲听爷爷说的,爷爷听老爷的,老爷又是听谁说的呢?可见村中的家家户户都是前人告诉后人的。父亲的话直到今天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住着神仙的树谁又敢砍呢?
  更为神奇的是有人说:“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看见那树上有个老爷爷在吸烟……”
  还有人听一个小女孩说:“我看到一个老奶奶在树杈上纺棉花。”
  “半夜喝酒回来我看到树上有个大红灯笼,把半条街都照红了。”村上一个醉汉神神秘秘地和别人说。
  ……
  神奇传说多多,令人闻听色变。到底是哪个小孩说的,到底是谁亲眼看到的?已无法考究了。就是那个醉汉后来也说是喝酒喝多看花了眼。
  但另一种说法更证实了树上住着神仙。
  “你们看,树顶西面枝叶枯萎衰败,树顶东面枝叶格外茂盛,枝条都伸到老屋的房顶上面去了,那是树上的神仙要吸“秦家过厅老屋”的“灵气”,那些枝条要不是吸了老屋的灵气,会能长那么茂盛吗?西边的枝条怎么枯萎了呢?那大屋要没灵气,祖祖辈辈会出那么多‘能人’吗?”
  村里最有权威的的秦大爷捋着白胡子,郑重其事地说。
  他这一说,大家更信服了。因为只从盖起大屋到现在,从过厅大屋里走出了四代名医,众多太学生和官员。就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1980年和1981年两年,从这大屋就走出了三个大学生和一个师范生。难怪村上的香嫂子见我说:“你家的祖坟里是不是冒了青烟?你家的过厅老屋太有灵气了。”
  这也确实奇怪,躺在老屋房顶上的皂荚树枝叶:翠绿欲滴,娇艳无比,灵动乖巧、楚楚动人;枝蔓上的皂荚板:块块粗壮、个个灵性,你挤我扛、嬉戏逗乐。特别是开花的季节,那翠绿茂密的叶子中鲜白的花朵在微风中翩翩起舞,送出阵阵花香,弹奏出优美的音乐,房顶成了绿的海洋,花的世界。它们真的是吮吸了老屋的灵气?我们大屋真的有灵气吗?我很迷茫!
  我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有一个胆大的孩子用长杆子去钩树上的皂荚板,因为那个年代物质匮乏,洗衣服大都用皂荚板。谁知他还没勾掉一个,树上却突然掉下一个大皂荚板,砸到头上,顿时鲜血直流,从此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去钩树上的皂荚板了。
  树上确实有神仙!
  面对如此情况,我们全家犯难了,三哥更是寝食难安。我想:即使树上住有神仙,他也该讲道理,不能他们盘踞在上面,我们大屋就不能修缮?我们的祖宗如有在天之灵,他们也不会答应,一定会和树上的神仙讲道理,因为神仙更要论理!
  于是我和三个哥哥、四嫂做出大胆地决定——砍树。无人敢动树,自己干。八十多岁的大哥亲自坐阵,并叫回在洛阳工作的三个儿子;三哥把他两个儿子从三门峡叫回来,让他们上到树上砍树;四哥全面负责,安排各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03

帖子

38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2
发表于 2016-8-20 11: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孟津县白鹤镇下河图村(汉光武帝陵旁边)秦家街的皂荚树、二百多年的两栋过厅大屋、及街东头的上马石、下马石,应作为文物保护起来,正如“大地”所说:“它承载着河洛风情、承载着河洛文化。”应该让这些古建筑、古文化发扬光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6-8-19 09:47:37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3

主题

103

帖子

38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2
发表于 2016-8-19 09: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勘误:皂荚树高五丈左右,作者笔下之误,写成一丈左右,现予订正,望读者见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499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247
发表于 2016-8-19 10: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皂荚树上的神,是人们的精神寄托,它承载着河洛风情,承载着河洛文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6-8-19 09:51:25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3

主题

103

帖子

38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2
发表于 2017-5-16 09: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孟津论坛改版后,上面文章,后面少了很长一部分,麻烦添加完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03

帖子

38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2
发表于 2017-5-16 15: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秘的皂荚树
                                                                                                秦玉梅
        老宅的隔壁有一棵皂荚树,树高五丈左右,树身需两个人合抱,树顶东面枝叶繁茂、郁郁葱葱,西面枝条稀疏、枯萎衰败。这树是什么时候栽种的?它存在多少年了?为什么上面的皂荚板无人敢摘?为什么很多孩子都不敢在树下玩?……这棵皂荚树有太多的神秘色彩。
       2011年,我家老宅的过厅屋因雨水多年冲刷,屋顶部分坍塌需要修缮。因产权属于三哥,七十多岁的他风尘仆仆,从三门峡赶回来,他深知二百多年的过厅屋在秦家后人心里的分量,他要对得起把老屋交到他手里的父母,对得起清嘉庆四年在图河边建造此屋的老祖宗。
       站在老屋前,他傻眼了。只见距离老屋一丈多远的西隔壁的皂荚树,把它茂密的枝条像一只只长胳膊一样伸到了老屋上边,翠绿欲滴的叶子,枝枝蔓蔓的藤条,一块块的皂荚板覆盖在上面,几乎盘踞了整个房顶。皂荚树的家族似乎要在老屋房顶上安营扎寨,安家落户。修缮老屋必须砍掉树身上伸向屋顶的柱子般粗细的三根主枝,把房顶上的枝条打扫干净。三哥多年在外,不懂乡土人情,他把修缮老屋的任务交给他的弟弟——我的四哥,所需花费自己全包。
       这下四哥犯愁了,接手了一个烫手山芋。他找遍了全村及周围村子里所有会干砍树这个行当的人,都被拒绝了。本来付200元工钱就能干好的活,给工钱1000元也没人干。四哥无奈,找到了关系很好的在村上专干这活的阳阳,高薪聘请:
“你只要能砍断树身上那三根伸向老屋的粗主枝,把房顶上的枝条清理干净,给你工钱5000元。”
“爷,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不能要钱不要命啊?”
论辈分阳阳给我四哥叫“爷”。
阳阳干这活出类拔萃,他都不敢砍,谁又敢砍呢?
看来重赏之下,并非都是勇夫。
       为什么都没人敢动这棵皂荚树呢?
     说起这棵皂荚树,村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都知道树上面住着“神仙”,这是一辈一辈老
人告诉后人的。我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你千万不要在隔壁的皂荚树下玩,那上面有神仙,万一你招惹了他,可不是闹着玩的。”
“爹,你听谁说的?”
“你爷爷告诉我的。”
“我爷爷又是听谁说的?”
“他听我的爷爷说的!”……
        天啊!这树到底长了多少年了?二三百年?三四百年?不得而知。说树上有神仙的话是父亲听爷爷说的,爷爷听老爷的,老爷又是听谁说的呢?可见村中的家家户户都是前人告诉后人的。父亲的话直到今天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住着神仙的树谁又敢砍呢?
更为神奇的是有人说:“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看见那树上有个老爷爷在吸烟……”
还有人听一个小女孩说:“我看到一个老奶奶在树杈上纺棉花。”
“半夜喝酒回来我看到树上有个大红灯笼,把半条街都照红了。”村上一个醉汉神神秘秘地和别人说。
……
      神奇传说多多,令人闻听色变。到底是哪个小孩说的,到底是谁亲眼看到的?已无法考究了。就是那个醉汉后来也说是喝酒喝多看花了眼。
        但另一种说法更证实了树上住着神仙。
“你们看,树顶西面枝叶枯萎衰败,树顶东面枝叶格外茂盛,枝条都伸到老屋的房顶上面去了,那是树上的神仙要吸“秦家过厅老屋”的“灵气”,那些枝条要不是吸了老屋的灵气,会能长那么茂盛吗?西边的枝条怎么枯萎了呢?那大屋要没灵气,祖祖辈辈会出那么多‘能人’吗?”
村里最有权威的的秦大爷捋着白胡子,郑重其事地说。
他这一说,大家更信服了。因为只从盖起大屋到现在,从过厅大屋里走出了四代名医,众多太学生和官员。就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1980年和1981年两年,从这大屋就走出了三个大学生和一个师范生。难怪村上的香嫂子见我说:“你家的祖坟里是不是冒了青烟?你家的过厅老屋太有灵气了。”
这也确实奇怪,躺在老屋房顶上的皂荚树枝叶:翠绿欲滴,娇艳无比,灵动乖巧、楚楚动人;枝蔓上的皂荚板:块块粗壮、个个灵性,你挤我扛、嬉戏逗乐。特别是开花的季节,那翠绿茂密的叶子中鲜白的花朵在微风中翩翩起舞,送出阵阵花香,弹奏出优美的音乐,房顶成了绿的海洋,花的世界。它们真的是吮吸了老屋的灵气?我们大屋真的有灵气吗?我很迷茫!
       我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有一个胆大的孩子用带钩的长杆子去钩树上的皂荚板,因为那个年代物质匮乏,洗衣服大都用皂荚板。谁知他还没钩掉一个,树上却突然掉下一个大皂荚板,砸到头上,顿时鲜血直流,从此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去钩树上的皂荚板了。
树上确实有神仙!
面对如此情况,我们全家犯难了,三哥更是寝食难安。我想:即使树上住有神仙,他也该讲道理,不能他们盘踞在上面,我们大屋就不能修缮?我们的祖宗如有在天之灵,他们也不会答应,一定会和树上的神仙讲道理,因为神仙更要论理!
       于是我和三个哥哥、四嫂做出大胆地决定——砍树。无人敢动树,自己干。八十多岁的大哥亲自坐阵,并叫回在洛阳工作的三个儿子;三哥把他两个儿子从三门峡叫回来,让他们上到树上砍树;四哥全面负责,安排各项事宜;我和四嫂买来香火等供品,待砍树时给树仙上香烧纸钱。
砍树那天,本家族的人和侄儿们一大群在树下给砍树的侄儿壮胆。我和四嫂在树下摆上供品:五斤重的大刀头,(五斤猪肉),苹果、点心、水果糖。我虔心敬意焚上香火,跪地叩头,烧了一大包金银元宝、大捆的冥洋,并祷告说:“树上的神仙,知道你们居住多年,但老屋需要修缮,你们多多谅解,只好委屈你们拿银钱另买住处……”侄儿传三放鞭炮:五千头浏阳鞭,十几根闪光雷,嘣嘣吧吧在树周围响起来,引来无数村民远远观望。但放鞭炮时还是出了一点小问题,传三的眼皮被炮崩烂了,鲜血直流、并无大碍。三哥的两个孩子,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从不信神妖鬼怪,腰里别上斧头、一手拿长锯,一手扶着靠在树身上的梯子,蹭蹭几下就爬到了树上,四哥在树下指挥。树下的人都仰脸看着三哥的两个孩子,个个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第一斧头砍下去,那“咔”的一声像砍在人们的心上;三哥更是坐立不安,神色骤变;我和四嫂尽管上了香火,烧了纸钱,但心里还是咚咚乱跳。然而,两个侄儿沉着冷静,不慌不忙,一斧一斧、一锯一锯、在四哥的指挥下,把其中的一股粗树枝终于砍了下来,并没有发生任何不测,这时大家的心才稍稍放下。不知是祖宗保佑,还是感动上苍?不懂砍树的两个侄儿,用了两个多小时,竟顺利地把三根粗树枝砍断;又上到老屋房顶,把上边的枝条、树叶、皂荚板清除下来,房顶打扫得干干净净。远处观看的村民、树下担心的家人,直到这时,心里那块石头才落了地。过厅老屋终于可以顺利修缮了。
       砍树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来和我打架,说我们毁坏了他们的家园,砍伤了他们的家人,但那两人以失败告终;又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翁,拿了一个蒜臼,蒜臼里有捣好的蒜泥,腿一瘸一拐,从皂荚树的下面走到我家的老屋里,把蒜臼交给了我,一声不吭地扭头一瘸一拐地走了。第二天,我说了梦境,四嫂说:“那是树上的神仙因砍树伤了人家的腿,人家不和你计较了,蒜臼里有蒜泥,意思是‘蒜辣、算了’,或者说,‘蒜泥辣、算你辣’。”
         谁知我的孙女听后反驳说:
“奶奶,哪有什么神仙,那是你潜意识里认为有神仙,才会做梦,其实什么都没有。”
孙女只有10岁,她却能这样看问题,我不得不佩服。
但愿孙女说的是对的。
      说也奇怪,砍树已经过去五年了,我们的过厅老屋也早修好了,今天你去看看那棵皂荚树,树上枝条还真的不敢再伸到我家老屋房顶上去了。
你说那树上到底有没有神仙呢?神秘的皂荚树,你能回答我吗?

(哪位同志如有兴趣,到汉光武帝陵观光旅游或去喝铁谢羊肉汤时,可顺便拐到下河图秦家正街,去看一下那两栋过厅大屋和西隔壁“占钦”家的那棵皂荚树。街东头还有上马石、下马石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1-1-26 13:29 , Processed in 0.0641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